• 返回: 錦衣春秋

    第一四六五章 流火

        地藏聲音輕柔,但在場幾乎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齊寧等不知當年隱情之人更是聚精會神聆聽地藏所言。

        此時站在不遠處的北堂慶忍不住問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改變后來的一切?”

        地藏也不看北堂慶,卻是看了島主一眼,島主見狀,嘆口氣道:“天現異象,那天夜里,天空一道流火掠過,而且經過了王城上方,很多人都看到那道流砸在大雪山上。”

        “流火?”齊寧一怔。

        地藏道:“那是一團巨大的火焰,砸到大雪山,當時天地似乎都在顫動。”

        齊寧心下一凜,立時便想到,從天外有流火落入大雪山,那流火是否就是一塊隕石?這可是大有可能。

        難道這些人成為大宗師,與那團落入大雪山的流火有干系?

        北堂慶立時道:“天現異象,而且流火落入了大雪山,古象王當然不會錯過,他是否派人前往找尋?”

        “那是自然。”島主冷笑道:“古象王只以為那是天外落下了什么大寶貝,立時就派人前往大雪山搜找。而且他還擔心我們插手其中,從大雪山偷走他們的寶貝,所以派人一直盯著我們,唯恐我們也跑去大雪山。”

        “但你們最終還是去了大雪山!”齊寧道。

        島主笑道:“那是侯爺聲東擊西的手段。此事發生后,古象王的心思都在大雪山那邊,自然怠慢了北漢使團,侯爺便要帶著使團返回,古象王假模假樣挽留,但很快便同意,使團啟程之后,我們都跟著使團離開,古象王還派人送出王城近百里地,爾后則是派了探子偷偷跟隨,瞧瞧我們是否真的離開古象國境。”

        北堂慶道:“你們自然是利用使團打掩護,暗中離開使團。古象密探不敢靠近使團,一路尾隨,瞧見使團離開,只以為你們也都跟著使團離開。”

        “不愧是北漢名將,沙場之上,這種聲東擊西的招數對長陵侯來說自然是駕輕就熟。”島主笑道:“侯爺帶了我和另外兩名侍從偷偷離開使團,北宮兄一行四人也是一起離開了使團。”抬手撫須道:“黑伏那時候毫無武學根基,雖知前往大雪山必定兇險異常,卻還是跟隨前往,那膽量著實不小。當年他若是跟隨使團離開,不去淌這攤渾水,也許對他不是什么壞事。”

        北堂慶淡淡笑道:“黑伏是劍神的向導,跟著劍神一起走倒也是理所當然,只是皇叔帶著島主前往大雪山,倒是讓人想不到。”

        “我是他的棋奴,日夜在他身邊伺候,帶著我一同前往大雪山,或許是對我的獎賞吧。”島主似笑非笑道:“我們一行人喬裝打扮成古象人的模樣,到了大雪山那邊,但大雪山臉連綿數百里,雖然知道那流火落入大雪山,但究竟在什么地方,沒有誰能夠確定。古象王調動了上千人沿著大雪山找尋,而且還封鎖了許多的上山路口,普通人莫說上山,連靠近大雪山都是困難重重。”

        “那你們又是如何上山?”齊寧問道。

        島主道:“北宮兄找苗家向導可以走出苗疆大山,我們自然也可以找尋向導登上大雪山。大雪山附近有不少廟宇,雖然遠不足以與后來的逐日神廟相提并論,但古象王國上下對僧侶卻是十分的敬畏。侯爺派了那兩名侍從半夜進入一處小廟抓了一個僧人出來做向導,順手將廟里其他幾個喇叭都殺了,嘿嘿,論起心狠手辣,侯爺可不在任何人之下。”

        “僧人?”齊寧眼角一跳,失聲道:“是逐日法王!”

        “那時候他只不過是一個喇嘛,像他那樣的喇嘛,在古象王國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島主語氣之中略帶不屑:“北宮兄可還記得,逐日被抓來的時候,幾乎已經被嚇破了膽。”

        北宮連城理也不理,依然是閉目不語。

        “逐日法王為了保住性命,所以帶你們上山?”

        “我們也算是找對了人。”島主笑道:“大雪山許多登山路口雖然被封鎖,但連綿數百里的大山,就算派上一萬人也不能守衛的密不透風。大和尚對大雪山的環境倒很是熟悉,領著我們從一條小路上山。”說到這里,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搖頭嘆道:“如果事先知道在山上幾次九死一生,我們未必就那般急著上山去找所謂的寶貝了。”

        齊寧想到大雪山的險峻寒冷,心有余悸。

        當日他被西門無痕帶上大雪山,越是到高處,空氣越是稀薄,寒氣透骨,如果不是自己內力深厚,只怕已經活活被凍死在大雪山上。

        而且山上道路險峻崎嶇,被大雪覆蓋,一步踩空,變要落入懸崖深淵,甚至隨時都會出現雪崩,大雪山從遠方看去,白雪皚皚,壯美秀麗,可謂是天下奇景,但身處其中,就宛若地獄了。

        “如果不是啞奴,島主恐怕也不能在這里說話了吧?”地藏淡淡道。

        島主微點頭,嘆道:“當時我失足差點落下懸崖,是啞奴及時抓住我的手,他拼死拉住我,如果不是北宮兄反應及時抓住了啞奴的一條腿,我和啞奴只怕都已經葬身深淵。”望著天空道:“他本可以松手自保,可是啞奴沒有這般做,我確實欠他一條性命。”

        北宮此時終于開口道:“如果不是啞奴在千鈞一發的時候將我推開,我已經被那塊雪石砸死!”他語氣平靜,沒有太多的情緒波動,但這句話卻足以證明,無論是島主還是北宮,在大雪山遭遇危難之時,卻都是啞奴挺身而出,不顧自身安危救下了他們。

        身在大雪山上,眾人自然要凝聚成一個整體,如此才能與寒冷和危險相抗,若是各自為伍,只怕誰也下不了大雪山。

        畢竟那時候在這群人中。莫說大宗師,只怕連一個頂尖高手都沒有。

        “你們是否找到了流火?”北堂慶顯然對這些人在大雪山遭遇的困難并無太大興趣,只想知道那流火到底是什么物事。

        島主瞥了北堂慶一眼,才道:“若不是見到那流火,又怎會有今日之局?”

        齊寧先前一直猜測這群人中后來出成就了五大宗師,是否就是因為那流火之故,此時島主這話出口,齊寧便已經確定,那流火必是大宗師之源。

        “流火到底是什么?”北堂慶追問道。

        島主冷哼一聲,道:“長陵侯對此很感興趣,莫非也想著有朝一日前往大雪山尋寶?這秘密今日既然被你們得知,莫非你們還想輕易離開這座島?”

        北堂慶眉頭一緊,齊寧和赤丹媚眼中也是劃過異色。

        齊寧心下冷笑,他方才就已經估計到,今日地藏和島主既然將當年的隱秘說出來,就絕不可能輕易讓得聞此事的人離開。

        大宗師之謎,一直都是天下人最想知道的秘密,畢竟古往今來,從無人能夠完全突破人體之極限,達到一個匪夷所思的武道境界,若說出現一個,那還可以用奇跡來形容,可是在同一時間出現五位大宗師,那就絕不能用偶然來解釋了,這其中勢必有不可告知外人的隱秘。

        幾位宗師幾十年來對這秘密守口如瓶,今日既然島主不再保密,自然已經想好了解決之道,勢必要將齊寧這些知道此等隱秘之人封口。

        “只是一塊石頭。”島主沉吟了一下,才道:“一塊巨大無比的石頭。”

        “石頭?”齊寧心下一緊,島主所言,幾乎已經驗證了齊寧先前的猜測。

        地藏輕嘆道:“一塊黝黑光滑的巨石。”

        “那石頭宛若一只巨碩雞蛋,卻又通體漆黑,像涂了油脂。”島主緊接著道:“若非我們摸上去是石頭,還以為當真是天外飛來的蛋殼。那大黑石在雪山上砸下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四周積雪都被融化,而且露出來的巖石都有被大火燒過的痕跡,所以我們斷定那就是在古象王城見到的流火。它在天上是一團火焰,落入大雪山,火焰熄滅,就變成了一塊大黑石。”

        一直沒有開腔的赤丹媚終于道:“數百里大雪山,古象王派出那么多人找尋,他們是古象人,對大雪山自然比你們熟悉,最終那塊石頭卻被你們率先發現,看來也是天意如此。”

        北堂慶道:“如果只是一塊石頭,又怎會改變諸位后來的命運?那石頭到底有什么秘密?”

        齊寧此時卻已經是完全確定,島主口中的那塊大黑石,必然就是一塊從天外飛落下來的隕石,在高速的下墜的過程中,隕石與空氣摩擦燃燒起來,所以古象王城的人們才看到一團火焰從天空飛掠而過,落入大雪山,那是極寒之地,隕石的火焰自然會熄滅。

        也就是說,這些人后來成為大宗師,甚至擁有永駐青春長生不老的能力,全都是因為那塊天外隕石之故?

        “當時沒有人知道那塊石頭會帶來什么。”地藏緩緩道:“等到后來發生變化,一切都已經來不及。”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