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錦衣春秋

    第一四六八章 浩然劍氣

    :,     地藏淡淡道:“只要啞奴安然無事,便是天下人都死絕了,又有何干系?”

        齊寧倒吸一口涼氣,但心中卻也明白,這幾十年來的遭遇,已經讓地藏心中充滿了怨恨,當年在大雪山被拋棄,那顆怨恨的種子就已經深埋在她的心中,時間流逝,仇恨的種子在她的內心深處早已經成長為參天大樹。

        一直縈繞在齊寧心頭的謎題,今日終是得到了事實的真相。

        北宮長嘆一聲,卻并無說話。

        地藏凝視著北宮,良久之后,忽然道:“當年啞奴救了你一條性命,你欠他一份情,你認不認?”

        北宮點頭道:“不錯,我欠他的,也欠你的。”

        “今日你是否該將你所欠的償還給我們?”

        北宮立刻道:“無論你們需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必不推辭。”

        “那好,你幫我辦一件事情,你可愿意?”地藏問道。

        北宮頷首道:“你說,我能做到,定會竭盡全力。”

        地藏將目光緩緩移向島主,輕笑道:“此人口蜜腹劍,乃是天下間最為無恥之徒......!”她還沒說完,島主已經赫然變sè,只聽得地藏繼續道:“當年距離啞奴最近的除了黑伏,便是此人。黑伏當時大腿受傷,行動不便,自身難保,而且黑伏已經死了,當年的債也就一筆勾銷。但此人當時若是能夠出手,啞奴必能得救,可他看到啞奴向他揮手,他卻置若罔聞,啞奴遇害,此人罪不可赦。”

        島主眼角抽動,便是齊寧也趕到有些錯愕。

        地藏明顯是與島主私下有約,今日是要聯手對付北宮,卻不想此時竟然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這樣的人,自然不能活在世上。”地藏聲音柔和,帶著一絲淺笑:“劍神能否幫我殺了此人?”

        北宮也是露出一絲驚異之sè,自然是沒有想到地藏會讓自己對島主下手。

        島主卻已經看出來,地藏這話,分明是早有準備,并非臨時起意,冷笑道:“暮姑娘這是什么意思?你我的約定,你當放屁?”

        “劍神是否答應?”地藏理也不理島主,只是盯著北宮問道。

        北宮沉默片刻,這才看了島主一眼。

        島主卻忽然笑起來,大聲道:“北宮兄,兄弟今日才知道這么多年一直錯怪了你。兄弟一直以為你待他冷淡,只是薄情寡義,現在才明白,這女人心如蛇蝎,狠毒至極。她這分明是挑撥你我兄弟自相殘殺,她卻可以坐山觀虎斗,最終漁翁得利。”

        其實誰都明白,地藏讓北宮出手對付島主,確實是想讓兩大宗師舍命相搏。

        “北宮兄,此番咱們登島,是為了玄武丹。”島主嘆道:“兄弟現在對天立誓,這玄武丹歸你所有,不與你爭搶。不過這婦人心腸狠毒,若不鏟除,必然是禍患無窮。你心里很清楚,這些人中,她對你恨意最深,你我自相殘殺,無論最后誰勝出,也必然是強弩之末,到時候只要她出手,輕易就能取下勝者的性命。你若勝了我,她立刻便會對你下手,絕

        不會手下留情。”

        北宮微微頷首,道:“我明白!”

        島主忙道:“北宮兄既然明白,咱們自然不能中了她的詭計,你我二人聯手除掉這歹毒婦人,并非難事。”

        北宮再次點頭道:“如今你我若是聯手,普天之下,已經沒有敵手。”

        “除掉這婦人,玄武丹歸北宮兄所有,兄弟絕不多說一個字。”島主嘆道:“兄弟也可以保證,自今而后,再不出白云島半步,這天下就歸屬北宮兄所有。”

        齊寧心下冷笑,暗想這莫瀾滄果然是齷齪至極。

        島主本來預謀已久要與地藏聯手除掉北宮,卻不想事情的發展與他所想完全不同,事到臨頭,地藏非但沒有與他聯手的意思,甚至唆使北宮對他下手,如果北宮真的出手,誠如他所言,無論誰勝誰敗,最終唯一的勝者只能是地藏。

        島主心知事情不妙,先前還對北宮虎視眈眈,轉眼間便即向北宮示弱。

        便是江湖上普通的角sè,但凡有些骨氣,也不會如此厚顏無恥瞬間就變換臉sè,但此刻島主變換臉sè卻是一副義正詞嚴模樣,非但是齊寧,便是在場其他人也都顯出鄙夷之sè。

        北宮沉默片刻,這才向地藏道:“我這一生欠你很多,現在能為你做的也只有這一件事。”

        地藏幽幽道:“你只要能為我做一件事,也不枉我曾經那般待你。”

        北宮再不廢話,轉身面向島主,平靜道:“你我這一戰,本就是在所難免。”單手負在身后,抬起另一只手,島主面sè嚴峻,沉聲道:“北宮兄當真要為她所利用?”

        “請!”北宮并不廢話。

        齊寧心中感嘆,知道北宮此舉,無非是因為對地藏的愧意。

        不容他多想,便見到北宮單臂抬起,一股勁氣從四面八方向他的手掌四周匯聚過去,齊寧等人無可奈何,紛紛后退,免得殃及池魚。

        先前北宮和島主聯手除掉北堂幻夜,島主出其不意對北堂幻夜出手,對決幾乎是片刻間便結束,此刻卻是兩大宗師正面相對,雙方也都知道是以命相搏,是以其他人也知道這一場對決,恐怕比先前要恐怖的多。

        這一次沒有飛沙走石,兩大宗師如同石雕般正面相對,甚至顯得異常寂靜。

        齊寧遠遠避開,見到地藏兀自站在距離北宮不遠處的地方,心下卻忽然想到,地藏會不會又耍了個花樣,故意讓北宮和島主對決,卻準備突然出手,就如同島主先前對北堂幻夜所做的那樣。

        但又想如果真的是那樣,北宮也未必會責怪地藏。

        如果北宮對地藏沒有任何愧意,也就不會任由地藏挑撥,與島主正面對決,他既然做了這樣的選擇,自然是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

        勁氣凝聚,很快就在北宮正上方幻化成了一把氣劍。

        以氣為劍,普天之下,也只有北宮才能做到,而天底下能夠抵受這一劍的恐怕也只有大宗師。

        “開!”

        只聽得北宮一聲厲叱,懸于半空

        中的那把氣劍陡然間旋轉起來,而且速度越來越快,齊寧盯著那把氣劍,卻赫然發現,隨著氣劍迅速旋轉,那把氣劍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到最后竟然化成十數把氣劍,這些氣劍環繞成一個圓圈,在空中竟然發出“嗡嗡嗡”的劍鳴之聲。

        對兩大宗師來說,如今是生死相搏,一出手必定是全力以赴。

        真正的絕世高手,只要對方一出手,就已經大致能夠判斷出對方的實力,在此之前兩人聯手除掉北堂幻夜,實際上也讓雙方大致清楚了對方的實力,所以對兩人來說,根本沒有必要再去試探什么。

        “浩然劍氣,出!”

        “出”字剛出口,在空中旋轉的十數把氣劍卻是如同利箭般直向島主暴射過去,明明是勁氣凝聚而成的氣劍,但齊寧卻能夠清晰地看清楚那氣劍的輪廓,真的如同十幾把利劍刺下去。

        齊寧心下駭然。

        他當然知道,這暴刺而出的十幾把利劍,每一把利劍所蘊含的威力都是無與倫比,即使是大光明寺空藏大師那等頂尖高手,面對這其中任何一把氣劍恐怕都難以抵受,就更不必說在同一時間要面對十幾把氣劍的攻擊。

        雖然島主威嚴的形象在赤丹媚的心中已經轟然倒塌,可是看到十幾把氣劍襲向島主,赤丹媚還是“啊”地驚呼一聲,內心深處依然是擔心著島主的安危。

        就在氣劍要刺中島主的一瞬間,卻只見到島主的身形陡然一晃,幾乎是在眨眼間,他的身體就像是爆炸一般,瞬間分成數道身影,隨即這些身影又繼續分裂,讓人眼花繚亂之間,沙灘之上竟然出現了十多道島主的身影,似乎每一道身影都是島主,但每一道身影卻又模糊無比,如同幽靈,即使是以齊寧的目力,也根本分不出到底哪個是真正的島主。

        齊寧瞳孔收縮。

        他當然明白,這絕不是島主真的可以分成眾多身體,而是其速度實在是太快,移動的速度已經超過了肉眼所識,那十幾道身影自然只有一個是島主的真身,而其他的卻都是島主閃動之時的殘影,因為速度實在太快,在肉眼之下,真身已經移動開去,但殘影卻還留存在眼眸中。

        島主避開氣劍,氣劍擊在沙灘上,“轟轟轟”之聲連續不覺,每一道劍氣落下,都已經在沙灘上擊出深坑。

        正當齊寧等人摸不清楚究竟哪個是島主的真身,恍惚間,卻瞧見凌亂紛雜的眾多島主身影已經靠近到了北宮身旁,一時間北宮前后左右都有島主身影出現,齊寧見狀,一顆心頓時提起來,可是還沒等他多想,那些紛雜的殘影幾乎在同一時間消失,于是所有人都看到,島主已經站在了北宮面前,兩人近在咫尺,沒有任何的停頓,島主右手握成了拳頭,狠狠地砸在了北宮的胸口。

        氣劍未散!

        被島主躲開的那十幾把氣劍雖然都擊空,可是卻沒有散去,在島主的拳頭擊中北宮的胸口之時,那些氣劍就像是活了一樣,從各處回轉過來,只聽到北宮一聲“收”,十幾把氣劍已經自后方往島主的背部刺過來。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