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錦衣春秋

    第一四六九章 漁翁得利

        人世間兩名超越人類范疇的絕世強者,第一次的直接接觸,簡單的讓人吃驚。

        島主可怕的拳頭,狠狠地打在了北宮的胸口。

        十幾道氣劍“噗噗噗”自后方直刺入島主的后背,隨即空氣似乎在一瞬間徹底凝固,但只是瞬間,北宮的身體就如同一塊堅硬的巨石,向后直飛出去,空氣中發出低沉的嗡嗡聲,直飛出十來米遠,北宮的身體才停下來,站在當地。

        島主身體晃了晃,往前走出兩步,腳下一崴,整個人已經頹然跪倒在地上,抬起頭,望向遠處的北宮,嘆道:“這.....就是結果......!”話聲未落,“哇”的一聲。從口中噴出一大口鮮血。

        赤丹媚失聲道:“島主......!”便要沖上前去,齊寧卻一把抓住她手腕,沉聲道:“小心!”

        齊寧心里很清楚,雖然兩大宗師對決沒有天崩地裂的場面出現,但他們是以更為直接的方式作出了最后一擊。

        普天之下,恐怕沒有第二個人能夠靠近到北宮身前,甚至能夠擊出這霸道的一拳。

        這是島主的致命殺招。

        武道修為到了極致,那些眼花繚亂玄奇莫測的招式手段在大宗師的眼中自然不值一提,真正的致命殺招,卻已經是返璞歸真。

        只有將速度發揮到極致,才能幻化出諸多殘影,也只有那些繁雜的殘影,才能讓島主趁勢欺身到北宮身前,也只有到了北宮的身前,島主才能打出那恐怖的一拳,那當然不是普通的一拳。

        氣劍刺中了島主,島主斷無活命的道理,可是北宮被一拳擊中,同樣也遭受到重創。

        大宗師雖然在武道修為上超過了人類的范疇,但他們終究還是血肉之身。

        “枉你聰明一世,最后.....最后卻一時糊涂。”島主長嘆一聲,聲音已顯得頗為虛弱:“你莫忘記,她既然是從大雪山下來,修為自然也已經達到了大宗師的境界.....!”

        北宮站立當地,身子忽然晃了晃,終究是難以支撐,側身倒了下去。

        “這就是結果。”島主看著倒下去的北宮:“你勝不了我,我也勝不了你,最后是她勝了......!”目光移向地藏,苦笑道:“暮蒹葭,你贏了,這天下......只剩下你一個大宗師,而且玄武丹也是你掌中之物,自今.....自今而后,普天下便再無你的敵手......!”話聲剛落,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齊寧知道島主已經是油盡燈枯,否則以島主的實力,即使鮮血上涌,他也能夠控制血氣,不令鮮血噴出,現在既然連續突出幾口鮮血,那便是無法再控制身體的氣血。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北宮的浩然劍氣刺入島主的體內,其體內的五臟六腑必然已經被劍氣所傷,雖然眼下還能呼吸,但這具身體實際上已經是支離破碎。

        北宮此時卻是躺在地上,雙目望著天

        空,并不言語。

        地藏神色平靜,看著兩大宗師兩敗俱傷,依舊是神色平靜,嘆了口氣,幽幽道:“你只以為世間的人們真的將大宗師看成是神祗嗎?在他們心中,大宗師只不過是一群怪物,一群不該存在于世的怪物。”

        “所以你也不該存在于世?”島主輕笑道:“你說啞奴還活著,還想救他,可惜我并不相信這樣的鬼話。已經過去了幾十年,就算真的有靈丹妙藥,啞奴也不可能活到今日。暮蒹葭,你口口聲聲說是要為啞奴得到玄武丹,說到底,不過是你自己想得到而已。”掙扎著坐在沙灘上,雖然已經油盡燈枯,但最后一股真氣依然讓他的肉體繼續支撐著:“這世間最可怕的就是人心,人心之所以可怕,便是因為欲望。暮蒹葭,俯瞰蒼生,將世間生靈掌控在自己的手掌之中,這樣的欲望連你也難以逃脫。”

        地藏淡淡笑道:“你覺得我要俯視蒼生?”

        “北宮兄,你一生無情,卻偏偏在這個時候生出情義來。”島主嘆道:“你害了自己,也害了我。今日之暮蒹葭,已經不再是當年對你一往情深的暮蒹葭,你連這點都看不透,實在是愚蠢透頂......!”

        他說話之間,臉上的肌膚竟然開始裂開,就像是被碰壞的茶杯,本來精致的緊膚竟然裂開一道道口子。

        地藏卻又是嘆了口氣,忽地發出一聲清嘯。

        嘯聲如同鶴鳴,所有人都是聽的一清二楚,但卻很難想象這聲音是從地藏的口中發出來。

        齊寧皺起眉頭,便在此時,卻望見靠在岸邊的大船上,忽地顯出身影來。

        那是地藏來到玄武島乘坐的船只,先前只有花想容和地藏從船上下來,也正因為地藏出現,所有人便都不在意船上到底還有什么人,但此刻齊寧卻看的分明,幾道身影出現在船頭,當先一人身披袈裟,竟赫然是一名僧人,在那僧人邊上,站著一名青衫長者,兩人一前一后順著甲板從船頭下來,眾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兩人身上,齊寧看清楚來人,失聲道:“是.....是他們!”

        齊寧方才避開宗師決戰,拉開了距離,此時距離沙灘頗有一段路,雖然看不清楚那兩人的面龐,但從兩人的身形輪廓和行走姿態,瞬間就判斷出那兩人的身份。

        前面那僧人,自然就是大光明寺的空藏大師,其身旁正是卓青陽。

        齊寧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他當然知道,今日的局面,是浮萍組織夢寐以求的結果,浮萍組織多年來處心積慮所謀劃的,就是要借助玄武丹引起幾位大宗師自相殘殺。

        他們知道普天之下只有大宗師可以對付大宗師,所以早在十幾年前,計劃就已經開始實施。

        空藏大師和卓青陽是浮萍組織的核心人物,雖然浮萍組織最早的發起人是北堂慶,但發展到如今,空藏大師和卓青陽已經算是將浮萍計劃掌握在手中。

        可是齊寧萬萬沒有想到,這兩人竟然

        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玄武丹,如果說這兩人出現在這里讓齊寧有些詫異,那么他二人從地藏的船上下來,就讓齊寧感到后背發涼,一股寒意從腳底直升到頭頂。

        這兩人與地藏竟然也有干系?

        地藏難道也是浮萍中人?

        齊寧只感覺腦袋發懵,眼前發生的一幕,簡直是讓他難以置信。

        空藏大師走到沙灘上,看到兩大宗師已經是油盡燈枯,雙手合十:“阿彌陀佛,因果循環,此亦天數!”

        島主瞳孔收縮,雖然這兩人出現讓他大感震驚,島主卻還是顯得十分鎮定,陡然間明白過來,大笑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北宮兄,咱們自詡無所不能,想不到卻都著了人家的道兒了,哈哈哈.......,原來大光明寺的人竟然也卷入其中,你的暮姑娘,可是與這伙人聯手要咱們的命。”

        他大笑聲中,臉上到脖子上的肌膚更是迅速裂開,鮮血從裂開的口子向外溢血,血液只是片刻間就已經溢滿了整張臉,那張臉被鮮血覆蓋,看上去可怖異常。

        “阿彌陀佛,暮施主也是以蒼生為念,才會出此下策。”空藏大師嘆道:“兩位的武道修為已經不受世間法則約束,一心向善固然是人間之福,可是一旦心存一絲惡意,便是人間一場浩劫。”

        “空藏,莫要在這里義正辭嚴。”島主身體就像摔碎的杯子,裂開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大,渾身上下鮮血淋漓,此景當真時是可怖異常,讓人不忍直視,誰都知道島主此刻定然是經受著前所未有的痛苦,但他的聲音卻沒有一絲波動,嘲諷道:“大光明寺一直是武林魁首,有我們這些怪物存在,你們這些和尚就永遠出不了頭,嘿嘿,和尚存了私欲之心,就莫要在這里大言不慚。”

        赤丹媚雖然對島主失望至極,可是看到島主現在這幅樣子,心中痛苦不已,再也忍不住,掙脫齊寧的手,向島主沖了過去,齊寧變了顏色,急忙跟上。

        赤丹媚直奔到島主邊上,看到島主座下的沙礫都已經被鮮血染紅,觸目驚心。

        她知曉劍神的氣劍擊中島主,眼下島主身體發生如此恐怖的變化,定然是氣劍所致,距離島主幾步之遙,頹然跪倒在地,眼淚直流:“島主......!”

        島主看了赤丹媚一眼,長嘆一聲,隨即笑道:“老夫本想光復大齊,讓你成為一代女王,想不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他微笑之時,裂開的嘴唇血肉翻出,搖搖頭,無奈道:“老夫這一生雖然窺透了武道巔峰,也自以為看透人心,可是到頭來,終究是落入了別人的圈套,這世間,最可怕的......終究是人心......!”看向躺在地上一直不曾動彈的北宮連城,笑道:“北宮兄,你這浩然劍氣,當真是了得,兄弟......服了!”最后一個字吐出,聲音便即戛然而止,再無聲息。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