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錦衣春秋

    第一四七四章 天下第一宗師

    北堂慶逝去,齊寧內心并無太多傷感,更多的只是黯然。
        
        聽到嬌叱聲傳來,又聽到一聲女子的慘叫,齊寧心下一凜,擔心赤丹媚,抬頭望過去,只見到花想容已經被赤丹媚打飛出去,重重落在了地上。
        
        花想容雖然是地藏麾下,但比之赤丹媚卻還是大大不如,赤丹媚的武功雖然并非島主完全親授,但陌影和白羽鶴都是天下頂尖高手,就算是島上的亡殺二奴,這兩人武功放到江湖上,那也是排得上號的人物,是以赤丹媚自幼在島上學藝,耳濡目染,那功夫遠不是花想容所能相比。
        
        齊寧見到赤丹媚安然無恙,心下微寬,扭頭看到幾道身影正在圍攻地藏,不但是卓青陽和空藏聯手,便是亡殺二奴此刻竟然也沖過來,四人合力圍攻地藏。
        
        地藏武功自然不是這幾人能比,但他被北宮所傷,若是給她一天半日,或許還能恢復過來,可眾人就是知道機不可失,自然不會給她任何喘息的機會。
        
        但地藏中就是地藏,雖然一時無法操控天地之氣,但身法之鬼魅卻也不是幾人能夠相比,雖然以一敵四,卻并不落下風。
        
        赤丹媚擊倒花想容,她知道花想容是地藏手下的人,留之亦是禍害,飛身上前,手中多了數枚銀針,便要取了花想容的性命,花想容卻是面無懼色,慘然一笑,閉上眼睛,仰起脖子,露出白皙的喉嚨,卻是任由赤丹媚下手。
        
        赤丹媚見她花容月貌,一臉絕望之色,反倒沒有輕易下手,冷笑道:“你助紂為虐,害了那許多人,也是該死。”
        
        花想容淡淡一笑,道:“生死就在你手,我本來也沒有想活著。”
        
        齊寧此刻卻已經走過來,看著花想容道:“你這些年在西川幫著地藏興風作浪,害了許多人,現在心中可后悔?”
        
        “后悔?”花想容笑道:“我們一心想要助世子成就大業,卻功虧一簣,地藏六使,數人折損在你手中,無非是成王敗寇而已。我們都是地藏一手撫養chéngrén,早就已經將性命奉獻給她,沒有什么好后悔的。”
        
        赤丹媚臉色一寒,便要出手,齊寧抬手攔住,皺眉道:“花想容,我知道西川還有不少你們的黨羽,野鬼嶺是你們的老巢,那里還有不少人被你們所蠱惑你若能幫我解決此事,今日我便饒你一命。”
        
        花想容似笑非笑,道:“那些孤魂野鬼,可不會聽我的話。齊寧,地藏六使數人死在你手里,你也不在乎多殺我一人,盡管動手就是。”
        
        她話聲剛落,便聽到“砰砰”兩聲傳過來,扭頭看去,卻見到亡殺二奴已經被地藏打飛出去,落地之時,掙扎著起不了身,已經是奄奄一息。
        
        赤丹媚臉色一冷,道:“他們頂不住。”連續出手,已經點了花想容多處穴道,她見齊寧想要花想容幫助解決西川那些地藏余黨,也便沒有下殺手,畢竟花想容武功平平,就算放她一馬,她也掀不起太大的風浪來。
        
        齊寧見到地藏身法輕靈,出手凌厲迅疾,也幸虧卓青陽和空藏大師都是當世頂尖高手,否則根本抵擋不住,暗想地藏雖然受傷,但其身手依然是十分恐怖,心知拖延下去,待得地藏真的恢復了氣血,所有人將再不是敵手。
        
        北宮出手一擊,齊寧當然明白北宮的意思。
        
        啞奴多年前就已經過世,地藏今日知道了真相,誰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因此而大開殺戒,一旦真的如此,那么玄武丹將只是血腥的開始。
        
        地藏如果帶著仇恨和憤怒離開這里,必將是世間一場浩劫。
        
        沒有了掣肘的地藏,離島之后,第一個要對付的恐怕就是楚國的皇帝。
        
        地藏感念淮南王當年的恩惠,花了大力氣利用地藏六使為淮南王積蓄力量,蕭紹宗叛亂,地藏六使便有數人就在他身邊相助,亦可見地藏也確實希望能夠幫助淮南王完成篡奪皇位的夙愿。
        
        蕭紹宗的功夫,得自地藏,兩人有師徒之誼,地藏恩怨分明,蕭紹宗既然謀反失利,那么地藏就很可能殺到楚宮,為蕭紹宗報仇。
        
        沒有了其他大宗師的掣肘,地藏自然是無所不能。
        
        北宮顯然也已經意識到一旦地藏真的陷入瘋狂,后果不堪設想,是以用最后的力量重創地藏,他自然知道以自身之力絕無可能擊殺地藏,這么做的目的,本就是希望地藏重傷之下,其他人能夠撲滅這道火焰。
        
        亡殺二奴被打成重傷,無力再戰,而卓青陽和空藏大師也是險象環生,齊寧看在眼里,空藏大師先前便已經受傷,此刻雖然拼死力戰,卻已經是強弩之末,齊寧知道不出三十招,空藏大師必然落敗。
        
        當初空藏和卓青陽要齊寧加入浮萍,是為了以策萬全,一旦地藏動了殺意,期盼齊寧能夠出手。
        
        想不到他們的擔憂,最終卻變成了現實。
        
        齊寧再不猶豫,面對地藏,雙臂緩緩抬起。
        
        對付地藏此等人物,齊寧知道就算自己加入戰團與地藏力戰,也未必能占便宜,此種情勢下,唯一有把握擊敗地藏的手段,就只能是調用天地之氣。
        
        他知道使出這般手段,對自身大有損傷,但這時候已經是不得不發。
        
        最后一次!
        
        齊寧心中暗暗立誓。
        
        四周的空氣開始向齊寧這邊聚集過來,只是片刻間,在齊寧的雙臂中間,一股肉眼可視的勁氣凝聚而成,赤丹媚見得此景,花容微微變色,便在此時,只聽“砰砰”兩聲,地藏連續兩掌拍在了空藏大師的胸口,空藏頓時如同紙鳶般飛了出去,卓青陽大驚失色,地藏擊倒空藏,回身探手去抓卓青陽,卻瞧見不遠處齊寧已經凝聚成氣,本來探出的手卻收了回來,不再向卓青陽攻過去,只是面對齊寧,看著齊寧的眼睛,美麗的臉上沒有絲毫震驚之色,反倒是前所未有的平靜。
        
        她竟似乎等著齊寧對她發出最后一擊。
        
        雄渾的勁氣在齊寧面前浮動,望著對面的地藏,齊寧內心深處竟略有一絲不忍,但也知道自己一旦收手,只會造成可怕的后果,雙臂猛然往內一合,那股天地之氣如同巨浪般卷過去。
        
        “砰!”
        
        地藏柔美的身體直飛出去,隨即落在地上,雙手展開,竟也不動彈,一雙美麗的眼睛望著碧藍的天空,竟似乎感覺不到痛苦,平靜至極。
        
        一切都靜下來。
        
        齊寧喘著粗氣,赤丹媚飛奔過來,扶住他身子,見他臉色有些蒼白,急問道:“怎么了?你?”
        
        齊寧搖搖頭,道:“沒
        
        事,不用不用擔心!”卻忽地瞧見北宮竟然向地藏爬了過去。
        
        他還有最后一口氣,但卻早已經無法站起來,拼盡氣力爬到了地藏身邊,伸出手,握住了地藏一只手,地藏微扭頭,血水從她口中溢出,北宮看著地藏的臉,嘆道:“莫莫要怪我!”
        
        “都結束了!”地藏幽幽道:“來生莫再丟下我!”唇邊泛起一絲淺笑,整個人卻再無氣息。
        
        北宮顫巍巍伸出手,撫摸在地藏的臉龐上,輕嘆一聲,搖了搖頭,腦袋一沉,擱在了地藏胸口,再不動彈。
        
        空藏大師強自撐著坐起身來,見得北宮和地藏雙雙逝去,雙手合十,閉目誦經,顯然是在誦經為m他們超度。
        
        齊寧抬頭望著天空,神色黯然。
        
        這些人的恩恩怨怨持續了幾十年,到底誰對誰錯,也不是外人能夠說清楚,而且從大雪山下來的這些人,如今都已經逝去,到底誰對誰錯,也已經不再重要。
        
        他緩步走到空藏面前,空藏睜開眼睛,齊寧蹲下身子,看著空藏問道:“大師,你?”
        
        “老僧無妨,休養一年半載也就恢復。”空藏嘆道:“地藏最終沒有對我下狠手,她!”搖了搖頭。
        
        “浮萍計劃最終還是成功了。”齊寧道:“可是我算不算大宗師?我是不是浮萍計劃應該除掉的人?”
        
        “你不是大宗師,而且永遠也成不了大宗師。”身后傳來卓青陽的聲音,他緩步走過來,神情肅然:“但如今的人世間,你已經是第一高手。你不會長生不老,但在你有生之年,天下間沒有任何人在武道修為之上能超越你。”
        
        “哦?”
        
        “你并非大宗師的經脈,也不是天脈者,所以不能突破到大宗師的境界。”卓青陽道:“可是天下間的六大宗師既然都已經不在了,以你如今的修為,其實已經是當之無愧的人間第一宗師。”
        
        空藏合十道:“國公,手握利器,自當造福蒼生,還望你日后一心向善,好自為之。”
        
        卓青陽輕拍齊寧肩頭,溫言道:“你自今而后守護的并不只是楚國,而是天下蒼生。”微微一笑,卻是走到亡殺二奴身邊,見到兩人已經掙扎著坐起身,傷勢也不輕,自然需要好生休養一段時日。
        
        二奴見卓青陽走過來,心下戒備,方才幾人合力對付地藏,無非是因為大家都知道地藏是最大的敵人,如今大敵既去,二奴只擔心卓青陽會對自己動手。
        
        他們畢竟是島主手下的人,而浮萍計劃要除掉島主,如今島主既然已死,也不知道卓青陽是否要斬草除根。
        
        “兩位身上的戾氣很重。”卓青陽背負雙手:“卻不知兩位是否愿意前往大光明寺清修?有佛法洗禮,最終定能讓兩位心境平和。”
        
        二奴對視一眼,島主已死,兩人就像是無根浮萍,心中卻是一片茫然,此時卓青陽竟然要二人前往大光明寺做和尚,內心自然是大大不愿意,可是擔心一旦拒絕,這老家伙只怕真要斬草除根,無奈之下,只能齊齊點頭。
        
        “阿彌陀佛,功德無量!”卓青陽雙手合十,面帶笑容。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