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錦衣春秋

    第一四七五章 重歸大海

    :,     夕陽西下,玄武島上一片平靜。

        玄武島東邊的空地上,多了幾座墳塋,赤丹媚和二奴將島主葬了下去,齊寧也和花想容一起,將北宮和地藏葬在一起,早在多年前就已經過世的啞奴,如今也和兩人葬在一起。

        至若北堂慶,臨死前齊寧雖然答應將他與柳素衣葬在一起,可是齊寧心中卻也有諸多顧慮,暫時也是將他落葬在這邊,至若以后是否真要改葬,再行斟酌。

        幾座墳塋一字排開,十分簡陋。

        葬在島上的人,活著的時候無一不是驚天動地的人物,死后卻也只是與一撮黃土為伴。

        花想容跪在地藏墳前,一直沒有起身,齊寧看了一眼,終于問道:“地藏已經不在了,這么多年你們組織的那些人,已經沒有任何存在的意義,你不幫我們,朝廷最終也會將他們清掃干凈。”

        花想容沉默了片刻,才道:“你們可以現在就殺了我,如果不想殺我,三個月后,我會去京城找你。你說的沒有錯,地藏走了,留下的那些人,也沒有存在的作用了。”

        赤丹媚在旁皺眉道:“三個月?你不會......?”

        “擔心我會趁機跑了?”花想容淡淡道:“當然也有這個可能,所以你們如果不相信,現在大可以動手。”

        齊寧只是道:“三個月后,我在京城等你。”

        花想容一怔,似乎沒有想到齊寧如此輕易便答允,猶豫一下,微點螓首,輕嗯了一聲。

        便在此時,卻聽得一聲如雷般的悶響,幾人立時回身望去,卻只見到海邊那如小山般的巨大神龜已經開始動彈起來。

        “它還活著?”赤丹媚秀眉展開,唇邊泛起一絲笑意。

        玄武神獸本來是被巨石壓在下面,變成一座小山,眾人都覺得那玄武龜只怕已經沒了性命,先前卓青陽令亡殺二奴清理石頭,將壓在玄武神獸身上的巨石一一搬開。

        大宗師以巨石壓住玄武神獸只是片刻間的事情,亡殺二奴清理亂石,卻是耗費了一天的時間。

        亂石清理之后,玄武神獸倒也沒有立刻動彈,如同死了一般,此時卻忽然發出聲音來,眾人不禁都湊過去。

        “那玄武丹是寶貝,咱們取了玄武丹......!”赤丹媚略有一絲興奮。

        齊寧卻是搖頭道:“這巨龜至少活了好幾百年,若是真的取了它的內丹,恐怕也活不成了。咱們也并不需要玄武丹,有何必傷它性命?”

        說話之間,已經靠近玄武龜附近,那玄武龜之前被大宗師鎮住,顯然對這群靠近過來的人有些畏懼,腦袋扭動,卻不敢太過動彈。

        卓青陽和空藏大師此刻也站在附近,見齊寧過來,空藏大師合十道:“國公,這生靈在世間數百年,若無必要,實在不必殺生。”

        “大師放心,沒有人想害它性命。”齊寧微微一笑,見到那神龜顯然對眾人有些畏懼,緩步走過去,那神龜看著齊寧,更是不安,腳蹼輕移,齊寧走上前,赤丹媚見那巨龜體型龐大,只怕齊寧靠近會激怒巨龜,急忙道:“別靠太近,小心。”

        齊寧已經走近到那巨龜身前,面帶微笑,那巨龜竟似乎能看懂人的表情,又或者感覺到齊寧沒有敵意,不安之感明顯弱了不少,腳蹼也不再動彈。

        等到齊寧走到那巨龜邊上,抬起手,輕輕搭在了巨龜的腦袋上,湊近道:“莫要害怕,這里依然是你的地方,你想來就來。”扭頭望向大海,又道:“回到大海里去吧,那才是你的家!”

        他聲音溫和,已經活了幾百年的玄武巨龜也許聽不懂齊寧在說什么,但它顯然能夠感受到齊寧的善意。

        在眾人的注視下,玄武龜緩緩移動龐大的身軀,轉過身去,隨后在眾人的注目下,一點點進入了海中,直到完全沉沒在海面之下。

        沒有人知道它去向何方,也不知道它是否還會回來。

        “那幾個人為了取它的內丹而來。”赤丹媚輕嘆道:“可最終神龜安然無恙,那些人卻都死了。”

        齊寧淡淡一笑,道:“因為神龜沒有野心,而他們......!”沒有繼續說下去,抬頭看了看天色,道:“寰宇圖在我手里,要讓天下的爭斗早一日落幕,這幅地圖就該早一日送到前線。”竟是將那寰宇圖拿出來,送到卓青陽面前,道:“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無法立刻返京,所以這幅地圖還懇請先生能夠呈給圣上。”

        卓青陽一怔,有些意外。

        “我是北堂皇族血脈,此番北征,不必卷入太多。”齊寧嘆道:“圣上雖不疑我,但還是避嫌為好。”向赤丹媚道:“大師有傷在身,你到時候護送他們回京,我辦完自己的事情,很快就會回京和你相聚。”

        赤丹媚嘴唇微動,欲言又止,終究只是點點頭。

        卓青陽想了一下,接過寰宇圖收入懷中,看著齊寧道:“此番回京,瓊林書院會重新開張,你若不嫌棄,到時候也入院教授學生。”

        齊寧哈哈一笑,不置可否。

        眾人并沒有繼續在島上耽擱,上了島主那艘船,夕陽西下,海船破開水面,向西北方向而行。

        東海古藺城在經過世家之變之后,反倒是更加的繁榮。

        說到底,還是因為許多商賈知道了朝廷設立了海泊司,而海泊司的存在,就是為了要重新開通與南洋那邊的貿易商路。

        在東海世家被剿滅之前,與南洋的海上貿易,一直都是掌握在東海世家的手中,外來的商賈,可說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也正因如此,在東海經營的商賈主要就是本地商人,而且本地商賈以東海世家為靠山,極力排擠外來客商,這就導致外來商賈鳳毛麟角。

        這固然維持和保障了本地商賈的利益,但也嚴重限制了東海的商貿往來。

        但東海世家被剿滅后,東海的商貿也就不再受地方商賈控制,有了東海世家的前車之鑒,東海本土商賈一個個噤若寒蟬。

        東海刺史陳庭知道海泊司是齊寧上書才設立,而東海與海泊司的關系也就息息相關,為了配合海泊司的運作,陳庭也在東海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沒有東海世家的掣肘,陳庭辦起事來自然是順風順水。

        海泊司最重要的一項職責,就是設立由海泊司直接管理的海上貿易船隊,以中原貨物運往南洋交易,再從南洋購買貨物返回中原。

        從中原去往南洋的貨物,海泊司已經指定了多家商賈,所以初期其他的商戶也就無法向船隊提供貨物,但大家都知道,一旦船隊從南洋返回來,必然會帶來大量的南洋貨物,海泊司并不會直接去販賣南洋貨物,畢竟海泊司成立之初,要建立一個覆蓋中原各地的商業網絡,實在是癡人說夢,而且朝廷官營南洋貨物,難免會讓人覺得那是與民爭利,對朝廷的威望是一種極大損害。

        當初東海世家運回來的貨物,都會加利轉手給各地商賈,然后再由各地商賈售賣,甚至東海世家本身在一些重要的地方會設立商鋪,由自己名下的商鋪售賣貨物,所以除了一些與東海世家交情極深的商賈,大多數商賈根本無法參與這樣的紅利。

        但海泊司設立之后,一切重新洗牌。

        各地商賈都想著日后南洋貨物運回東海,那么立刻就地收購,而后在轉運出去,所以但凡有些實力的商賈,都會從各地紛涌而來,在東海設下商鋪,等著分一杯羹。

        貿易多了,人自然也就多了,人多了,自然也就繁華起來。

        海泊司組建的船隊,傳說有十幾艘大船,如今就停靠在港口,而第一批要運往南洋的貨物,也都絡繹來到了東海古藺城,直待定下出海的日子,貨物便要送上船。

        第一批貨物中,許多藥材的供應,就是由田家藥行提供。

        據說下個月上對便要起航,但具體哪一天還沒有定下來。

        田家藥行將最后一批貨物送到了古藺城,古藺城內人來車往,像田家藥行這樣的車隊,不在少數,車隊停在古藺城的田家藥行門前,藥行內立刻有幾人迎出來,藥行的許掌柜已經扯著嗓子喊道:“屋里的人都出來,趕緊將貨物卸下來送到后院倉庫里。”瞧見后面一輛馬車內下來一個人,那人頭戴垂紗的斗笠,披著紫色的大氅,體態腴美動人,許掌柜一眼就認出正是田東家,急忙迎上去,躬著身子道:“東家,你怎么親自來了?”

        “這是最后一批貨物,下個月船隊就要起航,我本來沒打算過來,后來想了想,還是過來看看。”田雪蓉掀起帽紗,露出漂亮的臉孔,帶著一絲淺笑:“許掌柜,這些時日可辛苦你們了。”

        “哪里哪里,東家放心,一切都準備妥當。”許掌柜笑道:“東家趕路辛苦,快進屋喝點水。”又向護送車隊的伙計們笑道:“大伙兒再辛苦一下,把貨物卸下來之后,都歇一歇,晚上包了一家酒樓,大伙兒常開了吃喝。”

        眾人都是歡呼起來,干勁十足。

        田雪蓉四下里看了看,這才微湊近許掌柜,低聲問道:“清夫人現在如何?”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