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錦衣春秋

    第一四七七章 接納

        田夫人的聲音雖然柔和,但語氣卻是斬釘截鐵,給人一種不可商量的感覺。

        顧清菡看著田夫人眼睛,嘆了口氣,道:“你不要嫁人,真的想孤獨終老?我也是一番好意,托我求親的人也是誠意滿滿,我是想了好久才開這個口。”

        “夫人,我.....我真的沒有想過再嫁人的。”

        “為了寧兒?”顧清菡直視田夫人眼睛。

        田夫人神色一慌,低下頭,聲音有些發虛:“沒.....沒有,就是自己.....自己不想再嫁,我......!”

        “姐姐和我就不要藏著掖著了。”顧清菡輕笑一聲:“你心里念著寧兒,所以不想再和別的男人有牽扯,是不是這個緣故?”

        田夫人猶豫了一下,終是嘆道:“夫人,我雖然不奢望和爵爺在一起,可是.....可是除了他,我心里再也裝不下其他的男人。我答應你不會再和他有牽連,可是.....可是你也莫要讓我嫁了給別人。”

        “你就愿意為了他一直守下去?”

        “不全是為了他。”田夫人苦笑道:“也是為自己。”

        顧清菡噗嗤一笑,道:“姐姐心思我一清二楚。只是這門親事由不得你我做主,那人霸道得很,要做的事情,可不管有多大的阻攔,那都是要得手為止。”竟是扭過頭,看向存放賬冊的內室叫道:“人家可是將一顆心都交給了你,為了你愿意孤獨終老,你還躲在那里干什么?趕緊出來,你想著娶人家,人家可沒打算嫁給你。”

        田夫人一臉詫異,她本以為這屋內只有顧清菡一人,畢竟從顧清菡抵達這里的第一天開始,田夫人就對許掌柜囑咐過,沒有顧清菡的允許,任何人不得接近賬房這邊,所以進來之后,她只以為這屋里僅有自己和顧清菡,有些在外人面前決不能冒出一個字的話,她還是勉強說了出來,此刻知道內室竟然還有人,先是一怔,隨即心下發慌,甚至有一絲惱怒,暗想自己在這邊說了這些不該說的話,顧清菡竟然不提醒內室有人,實在是不該。

        內室緩步走出一個人來,單手負在身后,面帶一絲微笑,田夫人瞧見那人,“啊”的失聲,人已經站起來。

        從內室出來的卻正是齊寧。

        田夫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躲在內室的竟然是齊寧,看到齊寧正笑盈盈地瞅著自己,腦中一片空白,心慌意亂,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迅即想到放才說的那幾句話,如果是自己和齊寧兩人單獨在一起,被調教過的這美婦人未必不敢說出口,但偏偏有一個顧清菡在這里,田夫人臉上頓時一片嫣紅,竟是不敢與齊寧對視。

        她一顆心慌亂不已,眼睛看著地面,卻已經感覺齊寧正往這邊走過。

        “姐姐,他托我說親,我沒能成功。”顧清菡笑道:“現在只能讓她自己來和你說了。”

        田夫人咬著下嘴唇,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心下卻是驚喜交加,暗想原來讓顧清菡說親的人就是齊寧。

        可是這又怎么可能?

        且不說兩人身份懸殊,只在年紀上,那就是一個巨大的阻礙。

        她雖然早已經和齊寧有過肌膚之親,但卻從沒有想過真正能入了齊家的門,如果說夜空里的星星看得著摸不著,她覺得與齊寧終老一生的可能連看也看不到。

        但齊寧今日竟然讓顧清菡說親?

        顧清菡既然能張開這個口,也就表明三夫人已經接受了,可是這怎么可能?

        “我想起來了,還有點事要做。”顧清菡笑盈盈道:“你們兩有些時日沒見了,這門親事是成是敗,你們當面商量。”扭著腰肢,徑自走到門前打開門,出了門去,甚至從外面將門帶上。

        田夫人想叫住,卻偏偏說不出話,自從和齊寧有過夫妻之實,兩人共處一室田夫人倒也不會太拘束,可是今天卻異常特別,就似乎回到了當初還沒有將自己交給齊寧之前,心中緊張至極。

        齊寧走到了田夫人面前,上下打量一番,見田夫人揪著胸口衣襟,飽滿的胸脯因為呼吸急促上下起伏,那張俏美的臉龐泛著艷紅,心下一蕩,伸手去握田夫人的手兒,剛剛碰上,夫人嬌軀一顫,不自禁抬起頭,那霧蒙蒙勾人的眼眸兒顯出慌張之色,聲音發顫:“爵爺,咱們.....咱們不能了......!”想要收回手,卻覺得柔軟無力,被齊寧握住。

        “不能怎樣?”

        田夫人臉上更燙:“不能.....不能再在一起。”

        “誰說的?”齊寧笑道:“我此番來東海,本就是要和你們在一起。我想明白了,咱們兩情相悅,走在一起,也不會傷害到別人,只要傷害不了別人,為何在意別人說什么?你方才說....不要嫁給我?”

        “我.....我不知道是你。”夫人又低下頭,尷尬道:“我以為......我以為三夫人是要我嫁給別人......!”

        齊寧道:“所以如果嫁的是我,你不會不愿意?”

        “我.....我也不知道。”田夫人緊張的情緒舒緩了不少,幽幽嘆了口氣:“爵爺,我....我不敢想,而且.....而且我真要你和你在一起,別人會說閑話,對你不好......!”

        齊寧抬起另一只手,輕撫夫人的臉頰,夫人雖然已經過了青春妙齡,但肌膚依然光滑-潤澤,觸感極好,柔聲道:“別人說閑話又有什么在意。我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六神無主,不知何去何從,后來漸漸明白,自己擁有的一定要珍惜,如果錯過,后來一定會后悔莫及。你是我需要珍惜的,所以也不能放手。三夫人對咱們在一起并無異議,只要你答應,一切障礙就不是障礙。”

        田夫人聽他說來到這個世界六神無主,有些奇怪,但后面的話卻聽得心中一暖,嘴唇微動,卻也不知道該說什么。

        “你別太擔心。”齊寧抬手將夫人攬入懷中:“咱們成親,也未必要居住在京城。天下這么大,很多地方都可以走走看看,等到最后的事情一了,我便向皇上賜官,他若是允了自然更好,若是不允,我掛個虛銜,陪你們游山玩水逍遙快活豈不更好?”

        夫人感受齊寧懷抱的溫暖,聽著他柔聲軟語,腦中浮現出畫面,若當真無拘無束能與齊寧一起游山玩水逍遙快活,那可是比神仙都舒坦的日子,心中竟是升起期待,不禁道:“真的可以.....可以那樣嗎?”

        “我何時騙過你?”齊寧開懷一笑,瞥了夫人胸脯一眼,湊近耳邊低聲道:“好像大了一些,有些日子沒有好好研究了,今晚讓我好好鑒賞一下。”

        夫人一開始不知道齊寧的意思,眼角上瞟,看到齊寧眼睛往自己的胸脯看,立時明白過來,面紅耳赤,要掙脫齊寧懷抱,“這次不成,三夫人在這邊,你......你多陪陪她,以后.....以后有機會咱們再......!”

        “再什么?”齊寧湊在夫人耳邊調笑道。

        夫人知道齊寧是在故意都逗弄自己,瞪了一眼,隨即才輕聲道:“你心里明白。”

        “我到東海已經三天了。”齊寧笑道:“許掌柜在京城里見過我,知道我是誰,這三天我一直都陪著三夫人。許掌柜說這幾天最后一批藥材要送過來,我尋思著你很可能會過來,所以就在這邊等著你來,你果然沒有失望。”

        夫人紅著臉,有些不好意思問道:“你.....你當真很想我嗎?”

        “天地可鑒。”齊寧立刻道:“所以今晚......!”

        “這次不成。”夫人堅持:“你就聽我一次。”

        田夫人心中的顧忌,其實還是顧清菡。

        雖然顧清菡也同意她和齊寧在一起,但田夫人卻不敢保證顧清菡真的完全不介意,能夠成為齊寧身邊的女人,田夫人自然是夢寐以求,但她做事素來有分寸,想著顧清菡畢竟就在這邊,自己如果這次和齊寧太親密,只怕顧清菡會有些不快。

        以后的日子還長,而且自己還要和顧清菡好好相處,這分寸把握一定要掌握好。

        這次讓齊寧好好陪著顧清菡,顧清菡自然不會對自己有看法。

        田夫人是個冰雪聰明的人,她自己就是個心細如發的女人,自然對女人十分了解。

        顧清菡接納自己,其中的原因田夫人也不是不清楚。

        顧清菡與齊寧兩情相悅,終歸是有些禁忌,讓田夫人成為齊寧的內室,顧清菡內心的壓力一定會減輕許多,此外京城之變的時候,兩人逃離京城共患難,袒露心扉,顧清菡自然也知道田夫人的辛苦,所以有心要成全二人,田夫人心下不得不欽佩顧清菡的胸懷確實很大度。

        “當真不行?”齊寧追問道。

        田夫人點點頭,似乎沒有商量的余地,齊寧嘆了口氣,道:“看來這次東海之行,不得圓滿。”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