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錦衣春秋

    第一四八一章 丞相請服藥

    :,     屈元古當然不可能接受齊寧提出的條件,他甚至敏銳地察覺到,對方既然甘冒奇險潛入洛陽找自己歸降,那就證明楚國人確實很忌憚自己,至少他們沒有把握攻下洛陽,更沒有把握能吃掉西北三萬鐵騎。

        對方越是忌憚,就越代表自己有實力。

        所以次日他當然不可能召集部下商議投降的事宜,而是迅速部署。

        你不是可以潛入丞相府嗎?

        好得很,老子就在丞相府布下天羅地網,等著你上鉤,所以丞相調集了剽悍的死士,在丞相府附近便能開始布防,丞相府內更是高手眾多,他有的是銀子,而且手握大權,要雇傭死士實在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即使昨晚齊寧潛入的寢室,不但寢室四周部署了人手,就是室內也埋伏了人。

        整個丞相府就是一只籠子,獵物一旦進入,瞬間就能被撕的粉碎。

        不但如此,屈元古還做了一個安排,那就是自己離開丞相府,另找了一處宅子躲避一時,而這處宅子里里外外也是守衛森嚴,如果真有蒼蠅飛進去,只怕真的能發現。

        為了不讓人察覺,這一切盡可能地隱秘,對普通人來說,一天之內耗費人力物力部署成銅墻鐵壁簡直是癡人說夢,但大丞相有權有勢,對他來說還真不算難事。

        夜色降臨,屈元古身子屋內,心情還是有些緊張。

        房子四周都是高手,這室內的屏風后面還埋伏了幾個人,他自己袖子里藏著一把鋒利的匕首,一切都是嚴陣以待。

        齊寧如果今晚潛入丞相府,那是必死無疑。

        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悄無聲息躲過侍衛們的眼睛,到了寢室內,難道還能躲過室內侍衛的眼睛?就算他會隱身術到了床邊,床上的被褥里可是躺著喬裝打扮的厲害刺客。

        北堂昊被刺殺之后,屈元古就很重視刺客的作用。

        他在洛陽派人暗中招攬了不少厲害的刺客,這些刺客也確實物有所用。

        初入京城,骨子里瞧不上屈元古這名外戚的官員多如牛毛,不少人公然反對屈元古擔任丞相,有些人可以通快地砍了腦袋,但有些人威望太高,不好直接處死,屈元古就直接派出刺客刺殺。

        明殺暗刺,洛陽清凈。

        假冒屈元古躺在床上的那位是頂尖刺客,也是屈元古最欣賞的刺客,他相信只要齊寧接近床邊,刺客那一劍定能分毫不差地刺入齊寧的咽喉之中。

        半夜時分,屈元古已經有些困倦,昨晚就沒有睡好,白天部署一天,他畢竟年紀大了,此時哈欠連連,但卻還是勉強撐著。

        丞相府那邊一旦得手,齊寧的腦袋就會立馬送到這邊來,在看到齊寧的首級之前,屈元古即使困倦,卻也不敢躺下去。

        四周靜得可怕,屈元古一直尋思今日的部署,覺得天衣無縫,很是完美,卻又偏偏心頭緊張,時間越長,他心里竟逐漸升起一絲害怕。

        “和老夫斗,你還嫩了點,老夫殺人的時候,你還在娘胎里。”屈元古嘟囔一句,似乎是在為自己提氣。

        他坐在桌邊,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先不喝水,扭頭向屏風那邊望了一眼,屏風后面是更衣出恭的地方,昏暗的很,三名精銳刺客正埋伏在那里,有那三名刺客保護著,屈元古心中稍安,喝了一口茶,心中尋思這地方遠離丞相府,自己過來的時候喬裝打扮,齊寧不可能找到這邊。

        又過了一個時辰,已經是子時。

        屈元古愈發的困倦,實在想上床躺一躺,可是見不到齊寧首級心不安。

        “砰!”

        丞相正將睡未睡的時候,一件東西落在桌子上,將桌上的茶壺打翻,這讓差點睡著的丞相立時驚醒,回過神來,只看了一眼,魂飛魄散。

        人頭!

        桌上竟然有一顆人頭,血淋淋的還很新鮮,那首級上的眼睛還睜著,正看著丞相。

        沒等多想,又從屏風后面飛出一顆首級,首級還是落在桌上,丞相“啊”的驚叫一聲,三魂走了兩魂。

        他不是沒有看過死人,而且還親手砍過不少腦袋,但但在溫暖奢華的房間里,連續出現兩顆血淋淋的人頭,他就算膽子再大,那也是經受不住。

        而且他很快就認出來,面前這兩顆首級,正是埋伏在屏風后面的三名刺客中的兩個。

        還有一個!

        沒有讓丞相等太久,第三顆腦袋也從屏風后面飛出來,與前面兩顆首級剛好排成一排,三顆腦袋都是睜著眼,六只眼睛看著丞相。

        丞相往后退了一步,腳下一軟,癱倒在地。

        他想呼喊,卻因為驚恐過度,喉嚨里竟然發不出聲音。

        剛才自己叫了一聲,外面埋伏有幾十名侍衛,他們應該聽到了,而且應該一哄而入沖進來救主,可是為何一點動靜都沒有?那些人都睡著了?

        屏風后面,閑庭信步地走出一個人來,屋里點著燈,丞相自然一眼就認出來,從屏風后面走出來的正是齊寧。

        他又來了!

        他怎么能找到這里?他怎么進來的?

        他到底是人還是鬼?

        屈元古臉上已經帶著哭相。

        昨晚自己死里逃生,今晚看來是大限將至了。

        齊寧既然能準確無誤地找到這里,也就證明他對自己的行動了若指掌。

        白天自己部署一天,就是為了布下天羅地網弄死齊寧。

        顯然,對方已經清楚這一切。

        自己沒有如約召集部下商議投降事宜,反倒是布局捕殺對方,對方就算性子再好,這次也不可能饒過自己,一瞬間,丞相大人心中無比的后悔,什么富貴權勢,都是浮云,生命才是第一位,若是知道這樣的結果,昨晚就干脆投降,今天就該召集部下做好歸順楚國的準備,如此一來,自己不但能活下來,以后還是能夠享受榮華富貴。

        后悔,真的很后悔!

        眼前這個年輕人比鬼還可怕,真的是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沒有任何人阻攔,銅墻鐵壁在他眼前屁都不是。

        齊寧走到屈元古邊上,看屈元古嚇得已經站不起來,蹲下身子,笑瞇瞇看著丞相。

        這次見面,屈元古很尷尬,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鬼使神差道:“你好!”

        “丞相大人好。”齊寧含笑道:“讓你久等了。”

        屈元古笑的比哭還難看:“我.....我一直在等你。”

        “我知道我知道。”齊寧竟然很體貼地扶起動彈不得的屈元古,扶他在椅子上坐下,面前那三顆首級依然是睜著眼睛,陰森可怖,但屈元古此時反倒覺得這三顆血淋淋的首級比齊寧那張俊朗的臉龐要好看得多。

        “丞相大人換了地方,倒是讓我好找。”齊寧拉過一張椅子,就在屈元古邊上坐下。

        屈元古眼角抽動,道:“我.....我擇床!”

        “原來如此。”齊寧笑道:“外面好多侍衛,我怕他們打擾我和丞相說話,所以讓他們都睡了。不過屋里還有三個人,看他們裝束,而且身藏利器,丞相,我猜他們是準備過來刺殺你。”

        “是是是.....!”屈元古額頭冷汗直冒,“洛陽城叛黨.....叛黨甚多,許多人想要刺殺老夫,這.....這三個一定是刺殺我的刺客,若非.....若非義恒王出手,我今晚.....今晚定遭不測。”

        “如此說來,是我救了丞相的命?”

        “義恒王救命之恩,絕不敢忘。”屈元古肅然道:“以后我定然給義恒王做牛做馬,報答你的救命之恩。”

        齊寧微笑道:“丞相客氣了。你如果歸順楚國,那就是大楚的王爺,你我份數同僚,你有危險,我出手相救,那是義不容辭的事情。”

        屈元古立刻道:“義恒王放心,我已經決定,歸順楚國,從今以后,誓死效忠楚國皇帝。”

        “那你手下的部將?”

        “他們都是我一手提拔,北漢君昏臣庸,早就該滅亡,我棄暗投明,他們絕不會反對。”屈元古的身體此時已經恢復不少,坐正身子:“義恒王昨晚說的沒有錯,洛陽一旦歸順楚國,那么鐘離傲的錢糧立刻就斷絕,還處在前后夾擊的狀況,絕不可能再打的下去。他要是不速速投降,我立刻親率三萬鐵騎從背后殺他個片甲不留,到時候將他的人頭獻給楚國皇帝。”嘆了口氣,道:“北漢南楚本就是同根同源,沒有必要打下去,早一日結束戰事,就少流血,義恒王心憂天下,關心將士,實乃菩薩心腸。”

        齊寧哈哈一笑,從懷里取出一個瓷瓶子,隨即倒出一顆藥丸在掌心,伸手過去:“丞相受驚了,這藥丸可以寧神靜氣,丞相服用之后,很快就會精神健爍。”

        屈元古一怔,隨即眼中顯出驚鴻之色。

        什么寧神靜氣,只怕藥丸下肚,老夫立刻就要一命嗚呼。

        看來這人是要毒殺自己。

        “丞相以為是毒藥?”齊寧似乎看穿他心思,嘆道:“你放心,服用過后,絕不會毒發身亡,只是這藥丸雖然寧神靜氣,卻也有些副作用,一個月之后,只要服用另一顆藥丸,丞相就安然無恙。一個月,足夠解決這邊的一切麻煩事。”手掌再往前送了送,關愛道:“丞相請服藥!”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