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錦衣春秋

    第一四八二章 傀儡之君

        洛陽皇宮,金碧輝煌,北堂一族立國之后,以洛陽為中心,掌控北方,歷經三帝,到如今的北堂風,已經是北漢帝國的第四位皇帝。

        北漢開國皇帝北堂天武固然是文韜武略的一代英主,而先帝北堂歡也不是昏聵之君,至少北堂歡在位的時候,北漢并不怵南楚,甚至一度處于微弱的上風,漢軍也曾打過淮水,攻入了楚國的境內。

        只不過南楚也是歷代英主,名臣勇將輩出,否則這整個天下早就該姓北堂了。

        北堂歡最大的失誤,就是在生前沒有立下太子,沒有明確儲君之位。

        如果早立太子,甚至培養了以太子為中心的承襲實力,今日的北漢絕不可能面臨如此糟糕的局面。

        北堂歡正值壯年,卻突然駕崩,這是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

        他的死,直接導致了皇位空缺,繼而在沒有明確后繼之君的情況下,幾位皇子拉開陣勢,為爭奪皇位手足相殘。

        強大的帝國,往往不是被外敵所破,而是內部消耗導致衰弱甚至滅亡。

        北漢帝國恰恰應證了這句話。

        皇位之爭,北堂風雖然依靠西北軍笑到了最后,但北漢的國力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內就迅速衰弱,而且如今還處在混亂狀態。

        北堂風和屈元古控制了洛陽,但整個北漢境內,依然有不少地方并不買洛陽的賬,甚至根本不承認北堂風是漢國皇帝。

        聽說有些地方大吏招兵買馬,意圖自立。

        可是北堂風暫時管不了那些,眼前最大的危機是楚國人,楚國人節節勝利,鐘離傲卻一退再退,照這樣的情勢下去,楚軍兵臨城下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屈元古可以歌舞升平,但北堂風卻笑不出來。

        他雖然不聰明,但卻明白一個道理,洛陽城破,自己不但坐不了龍椅,恐怕性命不保。

        大臣們到時候可以投降楚軍,甚至依然可以謀得一官半職,只是改換門庭替另一個主子效命,但皇帝不可以。

        古往今來,沒有哪個亡國-之君有好下場。

        所以雖然坐上了皇位,但從一開始,這把椅子就坐的不安穩,各種壞消息接踵而至,登基之后,還沒有一個讓北堂風開懷大笑的好消息。

        昨日又有鐘離傲呈上來的折子,前線糧食殆盡,將士食不果腹,如此下去,不用楚軍打,漢軍自己就要自行潰散。

        鐘離傲手下的數萬漢軍是抵擋楚軍兵臨洛陽的唯一力量,一旦漢軍潰散,楚軍眨眼間就能殺到城下。

        一想到前線的艱難,北堂風就對屈元古恨的牙癢癢。

        雖然處于困境,但北漢卻并非沒有逆轉局面的機會。

        西北軍入洛陽,大肆劫掠,財帛無數,糧食堆滿了倉庫,如果這些錢糧都供應到前線,前線將士自然是士氣大振,完全可以與楚軍誓死搏殺,更為緊要的是,屈元古手底下還有三萬西北驍勇精兵,如果將這些人送到前線,漢軍的實力便會迅速加強,且不說擊退楚軍,守住現有的疆土那是綽綽有余。

        只要在前線打

        上幾場勝仗,北漢境內那些蠢蠢欲動的勢力就會心生膽怯,不敢輕舉妄動,如果真的可以擊退楚軍,北堂風相信漢境之內絕無人再敢對朝廷生出不軌之心。

        所以在洛陽的局面穩定后,北堂風立刻讓屈元古的三萬鐵騎增援前線。

        只可惜他忘記,西北軍聽命的是屈元古,不是他北堂風。

        他更忘記,屈元古眼中也根本沒有將他當作皇帝,只是當成控制北漢的傀儡。

        他曾經一直以為自己的舅父帶著自己殺回洛陽得到皇位后,會輔佐自己一統天下,可是到最后才發現,比起自己的那些兄弟,這位舅父大人更可怕。

        貪財好sè,囂張跋扈,朝中百官仰得的是晉王屈元古的鼻息,而不是他北堂風這位皇帝的鼻息。

        屈元古早就對他說明自己英明的策略,那就是讓鐘離傲消耗楚軍的實力,等到楚漢雙方兩敗俱傷,西北軍再如同猛虎出山,摧古拉朽收拾楚國人。

        所以糧食可以送去一部分,是為了讓漢軍還有力氣和楚軍廝殺,但軍餉卻萬萬不能送去。

        北堂風還一度想過,西北軍聯手漢軍擊退楚軍,到時候提拔鐘離傲,不但是收買鐘離傲的心,也是為了有鐘離傲這樣的勇將制衡屈元古,但這樣的夢想顯然是破滅。

        屈元古做出的決定,北堂風無法改變。

        屈元古自信滿滿,但北堂風卻感覺到末日即將來臨。

        國難之時,皇帝的旨意無法施行,而手握軍權的大將更是存有私心,如此狀況下,能擊退楚國人才是見了鬼。

        這位漢國的新皇帝甚至想過誅殺屈元古這個大權臣,將屈元古父子召入宮中,伏兵一出,砍了這兩人的腦袋。

        但這個念頭僅僅閃過一下,便即作罷。

        且不說這個計劃需要細細籌備而且不能走漏絲毫風聲,就算真的成功,殺了屈元古父子,自己就能拿回皇帝的權勢?

        三萬西北虎狼可就在洛陽。

        屈元古活著,三萬鐵騎不敢亂動,可是屈氏父子一旦死了,三萬鐵騎也絕不可能聽從皇帝的號令,沒有了屈元古約束的驕兵悍將,立馬就會打著為屈元古報仇的旗號血洗洛陽,那時候第一個死的恐怕就是自己這個皇帝,爾后洛陽就會成為人間煉獄。

        洛陽會不會成為人間煉獄北堂風未必很在乎,但他對自己的性命卻很在乎。

        明白自己完全成了傀儡,不可能改變什么,北堂風開始沉迷于酒sè,終日在女人的肚皮上躺著,鐘離傲上來的折子,他掃上一眼,便會派人去找屈元古想對策。

        恍惚之間,他就會想到北堂慶。

        如果北堂慶還在,楚國人還敢這么狂妄?就算是打到洛陽城下,只要有北堂慶在,依然可以將那些楚國人打回老家。

        北堂慶對朝廷素來忠心耿耿,如果他在,屈元古跪下來舔鞋都來不及。

        對了,還有北堂幻夜。

        那可是大宗師,北漢到了國破家亡的時候,那位大宗師難道還不出手?

        醉生夢死,不知日夜。

        恍惚間又聽到驚呼聲起,北堂風從女人白花花的肚皮上勉強坐起來,就看到十幾個太監宮女往這邊跑過來,他皺起眉頭,看到太監宮女神sè恐慌,猛地意識到什么,酒意頓時醒了,驚道:“是.....是楚國人打到洛陽來了?”

        太監宮女們趴在地上,有人已經道:“皇上,不好了,有.....有大批兵將沖進宮里來了。”

        “我的劍.....!”北堂風站起身,感覺頭重腳輕搖搖晃晃,伸手道:“快將朕的劍拿來,朕....朕要和楚國人血戰到底!”

        更多的宮人慌不擇路地跑到了內宮來,北堂風衣衫不整,四處找劍,可是自己那把天子劍卻不見蹤跡。

        鎧甲摩擦之聲響起,隨即從宮門外如潮水般沖進無數的甲士,一個個如狼似虎,殺氣騰騰。

        北堂風魂飛魄散,心里只想著楚國人怎么這么快就攻破了洛陽,洛陽的守軍都是吃干飯的嗎?

        但他很快就意識到輕狂有些不對。

        這些甲士的裝束,怎么像是屈元古麾下的西北軍?

        方才也沒有聽到廝殺聲,皇宮有不少守衛,都是屈元古布置在宮中保護自己的,如果楚國人殺進來,這些守衛也該和楚國人拼殺一下,可是自己也沒有聽到廝殺聲,這群甲士就這么沖進內宮。

        西北軍沖進內宮?

        沒有朕的旨意,他們怎么敢?

        這是要造反嗎?

        “你們.....好大膽子。”看到不是楚軍,北堂風心里稍安,抬手指著那些甲士:“這里是內宮,沒有.....沒有朕的宣召,你們竟然闖進來?你們有幾個腦袋?”大喊道:“丞相在哪里?趕緊召見丞相。”

        “皇上是在叫老臣?”一個聲音從眾甲士身后響起,隨即眾甲士分開一條道路,大丞相屈元古一身甲胄腰佩大刀走過來,在他身邊,赫然就是屈滿英。

        看到屈氏父子,北堂風更是松了口氣。

        有他們在,自己性命無憂。

        “丞相,他們好大的膽子,竟敢擅闖內宮,你趕緊......!”北堂風正準備讓屈元古嚴懲這些不宣而入的甲士,但話只說到一半,猛地打了個冷顫,后面的話硬是憋在了喉嚨里。

        這些都是西北甲士,沒有屈元古的命令,他們怎可能闖入內宮?

        屈元古一身甲胄,而且還配了刀,屈滿寶也是一身盔甲,那雙眼睛冷厲無比。

        不對!

        北堂風意識到情況不對勁,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兩步,聲音不由控制地發抖:“丞相,你們.....你們這是要做什么?是否.....是否楚國人打到洛陽來了?”

        “皇上,楚國人還沒有打到洛陽。”屈元古看著用古怪的眼神看著北堂風:“他們打到洛陽,還要些日子。”

        忽然間,北堂風似乎明白什么,恐懼之心竟然煙消云散,笑道:“舅父大人帶兵闖宮,是要謀反篡位嗎?”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