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錦衣春秋

    第一四九二章 苗家有女

    :,     比起大楚定鼎北國,瓊林書院的重新開張自然是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齊寧來到瓊林書院的時候,入學的姑娘并不多,見到卓青陽的時候,卓青陽正在親自編撰課文,看到齊寧過來,卓青陽放下筆,笑道:“王爺是送銀子過來?”

        齊寧嘆了口氣,將幾張銀票放在桌上,道:“一切都是重新開始,這是兩千兩銀子,我也交代了府里,從今年開始,只要瓊林書院存在一日,每年都要捐助兩千兩銀子。”

        “果然是大氣魄。”卓青陽含笑道:“不過老夫也就折騰這兩年,等到書院一切重新回到軌道,便要交給后來人了。”

        “除了先生,恐怕也無人能夠護得住書院。”

        “王爺自謙了。”卓青陽笑道:“老夫已經知會了禮部的袁默賢,告訴了他,哪怕老夫不在了,這瓊林書院他也要維護到底。用不了多久,禮部就會發文,將瓊林書院列為皇家書院,你也是書院的副院長,有你在背后,想必也無人敢與書院為難。”

        齊寧一陣錯愕,苦笑道:“先生真是.....高明!”

        正在此時,卻聽腳步聲進了門,齊寧回頭看過去,只見到一名青衣長裙的姑娘從門外進來,端著托盤,里面放了兩杯茶,齊寧看到那姑娘,失聲道:“小瑤!”

        進門的正是小瑤。

        當年齊寧就是在瓊林書院認識小瑤,后來才知道小瑤竟然是武鄉侯蘇禎的女兒,她侍奉久病的母親,兩人一直受武鄉侯府排擠,母女相依為命。

        后來也是齊寧安排了一間宅院讓母女棲身,更是讓人照顧母女。

        此時見到小瑤,氣色倒是好了許多,而且臉龐也飽滿了一些,心中微寬,小瑤放下茶,這才向齊寧行了一禮,靦腆道:“王爺!”

        “小瑤已經不只是學院的學生,也是學院的先生。”卓青陽撫須笑道:“小瑤擅長曲藝,無論是彈琴還是吹簫,都是異常出色,所以老夫聘請她為學院的先生,教授學生曲藝,每個月都有月錢發放。”

        齊寧心想你這老東西也算是做了件好事,笑道:“如此甚好,小瑤聰慧過人,日后定能有一番成就。”問道:“小瑤,你母親現在如何?”

        小瑤眉宇間帶著歡喜之色道:“唐姑娘每個月都會過去給母親診治,服了不少藥物,母親現在已經清醒了許多,身子也在恢復,氣色比從前要好上許多。這都要謝王爺的安排。”

        齊寧此前身上諸事繁多,是以托付顧清菡安排照顧小瑤母女,他知道顧清菡心細,交給顧清菡自然是放心。

        顧清菡顯然對小瑤母女照顧的很好,唐諾自然也是知道小瑤母親的病癥,所以出手相助。

        小瑤以前時常寡歡,但如今眉宇間一直展開,看來心境確實比當初好了許多。

        “以后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盡管去王府,我若不在,可以找韓管家,他都可以幫你解決。”齊寧看到小瑤氣色好,心情也愉悅起來。

        小瑤嗯了一聲,知道齊寧和卓青陽要談話,便退了下去。

        “這姑娘天資聰穎,而且勤奮上進,所以老夫準備好好培養,日后這瓊林書院恐怕就要交到她的手了。”卓青陽含笑道:“若是以后真的成為瓊林書院的院長,那定是名垂青史的事情。”

        齊寧微微頷首,心中卻也是希望小瑤日后越來越好,問道:“對了,白云島的亡殺二奴,是否真的當了和尚?”

        “不但當了和尚,而且是空藏大師親自收他們為徒,算是空藏大師的關門弟子了。”卓青陽笑道:“前幾日剛從大光明寺回來,這兩人身上戾氣太重,所以大師安排他們這一年先與佛經為伴,我瞧他們誦經的時候,倒也有模有樣。”

        齊寧心下好笑,暗想亡殺二奴放在江湖上,那也是一流高手,如今入寺為僧,青燈古佛,卻也不知道真的是否能洗刷戾氣,日后成為有德高僧。

        過了兩日,齊寧與唐諾啟程前往西川,唐諾突然要走,西門戰櫻倒是頗有些舍不得,唐諾性情平和,不爭不搶,與人都能和睦相處,如今要離開,不但是西門戰櫻,府中其他人也都是十分的難過。

        兩人一路上順風順水,齊寧好生照顧,回到朝霧嶺,在冰池邊祭拜過后,齊寧又在山上陪著唐諾住了幾日,這才辭別,唐諾送到山下,忽然想到什么,向齊寧道:“田芙在醫道上頗有靈性,你若是見到她的母親,與她說一說,看她舍不舍得讓田芙來朝霧嶺。”

        齊寧立時明白唐諾的意思。

        田芙是田雪蓉的獨女,此前一直有疾在身,是唐諾出手診治,花費的時日比較多,田芙與唐諾相處之時,卻也是耳濡目染,對醫術很感興趣,唐諾自然是看出田芙在醫道上的潛力,所以想要收田芙為徒。

        唐諾得到黎西公的真傳,其醫術在當今世上可謂是數一數二,若是田芙真的能夠拜在她門下,那也是田芙的造化,田雪蓉知道此事,即使有些舍不得與女兒分離,但定也會歡喜不已。

        西川黑巖洞遭受過一場大災之后,洞主被害,依芙在族中長老的擁護下,接任了洞主之位,帶領著族人重建生活。

        依芙能夠接任洞主,原因諸多,一來是因為依芙的家族在黑巖洞地位極高,而直系后代便只有她和逝去的黑巖洞主巴耶力,巴耶力被害之后,依芙也就成了家族唯一的后裔,苗家人雖然談不上男女平等,但女性的地位卻也不低,女人成為洞主,并非沒有先例。二來也是依芙能力出眾,雖是女子,卻有男人的果敢。最為緊要的是,黑巖洞早在楚軍伐蜀的時候,就已經依托了錦衣齊家,依芙與齊寧關系匪淺,族中長老也都清楚,只要依附坐上洞主之位,那么黑巖洞與錦衣齊家的關系便更加牢固。

        有錦衣齊家作為靠山,黑巖洞在西川的處境自然好得多。

        已經是五月末,漫山蔥翠。

        陡峭的山壁險峻無比,即使是苗人,也不敢輕易攀上那險峻之處,此刻齊寧身在崖壁,探手將一株鋸齒形的草藥從崖壁摘下,放入腰間的肚兜里。

        崖壁下面,依芙正仰首望著,一臉擔憂,看到齊寧還要往上爬,急忙叫道:“夠了,不要再上去了,很危險。”

        齊寧也不說話,在山壁上又采摘了七八株同樣的藥材,這才如靈猿一般,片刻間就落到山壁下,輕松自如,連氣息也沒有絲毫改變,依芙卻已經跑上去,掏出手絹,擦了擦齊寧額頭,嗔道:“上面那么兇險,你就是不聽話。”

        齊寧摘下腰間的帶子,遞給依芙,笑道:“不是說這花菱草是最寶貴的藥材,在藥材鋪里賣價高昂,正好多采摘一些,回頭放入藥倉,等田家藥行的人過來,用高價賣給他們。”

        依芙幽幽嘆道:“族里的人都謝你,說是你讓他們過上好日子。”

        齊寧此番前來黑巖洞,確實帶來一個大大的好消息。

        以后黑巖洞提供的藥材、獸皮、工藝品都將由田家藥行的人過來收取,爾后送到東海,作為海外貿易的貨物,海泊司以后的藥材都是從田家藥行采購,所以田家藥行每年所需要的藥材數量極為龐大,不但是黑巖洞,還有不少苗家部族都可以提供藥材,由田家藥行派人收取,如此一來,不但解決了田家藥行的用藥問題,而且給苗家各部族提供了一條謀生的好路子。

        不過齊寧特別交代過田家藥行,收取黑巖洞的藥材,必須要以高價收取。

        也因為如此,苗家各洞對朝廷也是感激不已,從前朝廷并沒有真正給苗家各洞多少恩惠,但這一回利用海外貿易,大肆收購苗家各洞的藥材獸皮等貨源,而且價格公道,著實讓苗家各洞感受到了朝廷的好處。

        “我可不敢掠人之美。”齊寧笑道:“都是因為你,黑巖洞才會蒸蒸日上,也是大伙兒的辛苦,才讓日子越過越好,我不過是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依芙嫣然一笑,道:“反正大家心里都是很感激你。”

        齊寧看著依芙嬌美面龐,不自禁伸手抱住依芙的腰肢,依芙嚇了一跳,微微扭動身子,低聲道:“待會兒被人看見。”

        齊寧湊在依芙耳邊道:“好些日子沒見,你可想我?可不許說謊話。”

        依芙臉頰一紅,卻還是道:“自然.....自然是想的,白天想,晚上也想,總想著你早些過來。”

        “我這不是過來了。”齊寧知道這一片山林多有各類藥材,經常有黑巖洞的族人過來采藥,倒也不敢胡來,牽了依芙的手,笑道:“我差點忘了,有一件東西要送給你,放在寨子里,咱們趕緊回去,拿給你瞧,你看喜不喜歡。”

        依芙奇道:“什么東西?”

        齊寧一副莫測高深的樣子:“看到自然知道,先別問。”拿起藥筐背上,牽了手,和依芙往寨子里去,他也不著急,邊走邊欣賞山里的景色,漫山遍野蔥蔥翠翠,綠意盎然,一陣風吹來,青草的淡香味道沁人心脾。

        從早上出門,到現在已經是黃昏時分,兩人離開寨子采了一天藥材,而且都是珍貴品種,可說是收獲滿滿。

        漸近寨子,依芙卻發現早上離開時候還一如往常的山寨,此刻遠遠望去,竟然是掛燈結彩,心下奇怪,道:“寨子里有人今天成親嗎?我怎么不知道?”愈發覺得奇怪,走到寨子路口,卻見到身穿盛裝的十幾名苗家少女已經是向自己跑過來,還沒回過神,少女們已經笑著簇擁上來,拉著依芙往山上去。

        -----------------------------------------------------------

        ps:還有最后一章,錦衣真的要和大家說再見了,心里突然好舍不得!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