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錦衣春秋

    終章

    :,     依芙被拉進寨子,便見到族中男女老少此刻都聚集在此處,幾名長老也都是帶著笑容看著自己。

        依芙腦子有些發懵。

        為什么大家都聚集在這里?自己這個洞主為何卻一無所知?

        迷迷糊糊中,被少女們拉進屋內,梳洗打扮,依芙這時候終于明白了什么,驚詫之后,內心卻是充滿了難以言喻的歡喜,直等到天黑下來,寨子中央的空地上點了篝火堆,被精心打扮的依芙才被少女們簇擁著拉倒廣場。

        隨即又看到一群男子簇擁著一名苗家少年郎出來,依芙一眼便看出,那正是穿上苗家服飾的齊寧。

        齊寧上前來,牽住了依芙的手,含笑道:“我說過定要娶你,希望沒有讓你等太久!”

        依芙再也忍不住,眼淚從眼眶中溢出,齊寧卻已經抱住依芙,四周一片歡聲,直沖云霄。

        歡宴只鬧到半夜,等到入了洞房,卻見到洞房內的桌子上,竟然放著一只大紅紙包,上面寫著“齊寧、依芙共啟”,齊寧有些奇怪,拆開紙包,里面卻是一只布袋子,麻布所知,齊寧和依芙對視一眼,更是詫異,里面還有一封信函,齊寧拆開,上面寫著“百年好合”四個大字,卻無落款。

        齊寧疑惑不解,走到門外,見到一名苗家少女站在不遠,問道:“可有人進來過?桌上的紅紙包是誰送來?”

        那姑娘回道:“方才飲酒的時候,有兩個人過來,說這是禮物,要送給洞主和爵爺,我便放在了桌子上。”

        依芙奇道:“兩個人,是什么人?”

        “一男一女。”姑娘道:“好像是父女二人。男的四十歲上下年紀,身邊有一個姑娘,我看他們很臉生,問他們是誰。男的說是洞主和爵爺的故人,還說曾經多虧黑巖洞收留。”

        “是向大哥和小蝶!”齊寧失聲道:“這布袋子,是.....是丐幫人所有,我剛才就應該想到的。”握住布袋子,問道:“他們在哪里?什么時候走的?”

        “走了好一陣子了。”姑娘道:“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齊寧懊惱道:“是向大哥他們過來了,原來.....原來他們就在這附近。”

        天sè已晚,而且向百影和小蝶走了好一陣子,這時候再去找,自然難以找到,更何況如果向百影要想見面,也就不會避而不見,他既然這樣選擇,自然是今日沒有準備見面。

        只是卻不知為何來了卻不見。

        依芙當然知道齊寧口中的向大哥是誰,見齊寧懊惱樣子,握住他手道:“來日方長,以后總有機會再見到他們的,不用著急。”

        齊寧心想這倒是不假,今次不見,日后總有機會。

        .......................

        兩年后,白云島。

        花團錦簇的白云島芳香四溢,一間木屋內,唐諾正站在滿是瓶瓶罐罐的桌子前,看著幾味藥材若有所思,邊上一名姑娘正用藥刀切割藥材,回頭道:“師傅,前日配制的藥劑藥效不大,徒兒覺得是火性太旺,莫不如減了一味火性藥材試試?又或者加一味祛火的藥材,白茅根和燈心草都可以。”這說話的自然是田芙。

        唐諾微點螓首,道:“也好,你待會兒將兩種法子都試試,看看效果。”

        窗外卓仙兒和西門戰櫻相攜走過,仙兒笑道:“夫君花了大半年時間,一直待在朝霧嶺,可算是抱得美人歸,咱們總算有在一起了。”

        “大sè狼。”西門戰櫻道:“他說是在朝霧嶺學醫,我那時候就奇怪,他怎會突然對醫道感興趣?而且醫道的學問那么深,可不是三兩年就能學會,真要學成,恐怕要十年幾十年才成,原來.....哼,原來是跑到朝霧嶺討好唐姑娘。”

        “唐姑娘生的這般美,他又怎能舍得讓他孤身一人,更不會讓別的男人奪了她。”卓仙兒與西門相攜走在花團錦簇的小道間:“當初唐姑娘離開京城,我就猜到遲早還會回來和咱們在一起。”

        西門戰櫻嘆了口氣,道:“過幾天他又要去東海,說是幫忙與南洋的貿易,這兩年他總要往東海跑,當真喜歡做生意?”

        卓仙兒輕柔一笑,并不說話。

        西門戰櫻走到一塊石墩坐下,抬頭望天,晴空如洗,萬里無云,忍不住道:“原來這就是赤丹媚自小成長的地方,也難怪她長得那么美,這島上處處美景,天天與花為伴,自然會生的越來越美。”左右看了看,道:“先前還瞧見她,又去了哪里?今天可是輪到她下廚。”

        卓仙兒道:“方才瞧見她和夫君去了海邊,今天確實輪到她下廚,不過她說夫君每日里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今日非要逼他也做一回飯。”

        西門戰櫻訝然道:“她能讓他下廚?”

        卓仙兒笑道:“咱們沒有法子,或許她有法子。”忽聽到嬰兒啼哭聲傳來,急道:“是泰兒醒了,咱們趕緊過去瞧瞧,他今天比往日里醒得早了一些。”

        西門戰櫻嘆道:“他這一醒,豆豆也一定要被吵醒的。”和卓仙兒往專門為孩子建造的嬰兒屋過去,低聲道:“仙兒,赤丹媚和夫君在一起的時間最多,為何到現在還沒有懷上?”

        “她說看見咱們每天忙著帶孩子辛苦得緊,想想生了孩子后就要被絆住,心里害怕,要等幾年再說。”仙兒笑道:“不過夫君說了,今年無論如何也要讓她懷上,說是以后每年咱們至少要為他生兩個孩子,子孫滿堂。”

        “他當是孵小雞嗎?想生就生。”西門戰櫻“噗嗤”一笑,道:“一個豆豆就讓我每天焦頭爛額,我可不再給他生了。”往唐諾屋子那邊瞧了一眼,輕笑道:“他要有本事,讓唐諾給他生一個試試看。”

        海灘上,齊寧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看著赤丹媚眼睛道:“男子漢大丈夫,說不做飯就不做飯,都是說好的,今天就該輪到你,你可不許偷懶。”

        “是說好的,可是為何把你排除在外?”赤丹媚一手叉著纖細腰肢,漂亮的臉蛋似笑非笑:“我們就該任你驅使?她們不在乎我不管,可是輪到我,我便要讓你下廚。”

        齊寧嘆了口氣,道:“我若不下廚呢?”

        “那我保證在島上這些日子,你誰也碰不到。”赤丹媚美眸流轉:“我已經和她們說好,你今天不下廚,以后每天晚上自己一個人睡,沒人會陪你。”

        齊寧搖頭笑道:“我不信。”

        “那你試試?”

        齊寧往前湊了湊,道:“你真要我下廚,那也不是不行,你答應我一件事,我便答應你。”

        “什么事?”

        齊寧賊賊一笑,才道:“今晚你和仙兒一起陪著我......!”

        “滾!”赤丹媚立刻嬌斥道:“你真是賊心不死,我早就說過不行,趁早打消這個念頭。”

        齊寧嘆了口氣,心想東海那兩位美婦人可是被自己弄到了一張床上,雖然費了不少心力,而且花了不少時間,但終究還是達成所愿,可是島上這幾位似乎很難得手。

        赤丹媚當然不知道齊寧在東海已經享受到真正的齊人之福,而且早已經領略到雙鳳吟的銷魂之處,嫵媚一笑,道:“不過你若是下廚,今晚可以給你一些好處。”

        齊寧笑道:“不下廚,我也有法子讓你給我好處。”拍了拍胸口,道:“這樣吧,你打我兩拳,只要我動一下,就當我輸,立刻下廚。”

        “呸!”赤丹媚沒好氣道:“又來這一套。你武功幾乎達到大宗師境界,我就算全力出拳,你偷偷用天地之氣護身,看似打在你身體上,其實你毫發無損。”幽幽嘆了口氣,道:“刀槍傷你不得,拳腳更傷你不得,你站在那里不動,就算你故意讓頂尖高手打你十拳八拳,你也安然無恙。”

        齊寧哈哈大笑,猛然間,聲音戛然而止。

        赤丹媚見齊寧神sè漸漸變得凝重起來,有些奇怪,更有些擔心,上前來,問道:“你怎么了?”

        齊寧沉默片刻,看

        著赤丹媚眼睛,問道:“你的武功雖然略遜于我,卻也是江湖上頂尖高手,你與我的差距,是否就是我與大宗師的差距?”

        赤丹媚一怔,不明白赤丹媚為何這樣問,想了一下,才道:“也許你和大宗師之間的差距,比你我之間的差距還要大。”

        “你真的這樣認為?”

        “大宗師的武道修為太過恐怖,當初在玄武島,咱們都是看見。”赤丹媚嘆道:“這天下,只有大宗師能傷得了大宗師。”

        齊寧閉上眼睛,眉頭鎖起來,赤丹媚疑惑道:“你在想什么?”

        “只有大宗師才能傷得了大宗師......!”齊寧喃喃重復了一句,片刻之后,猛地睜開眼睛,道:“我要立刻離島,有件事情必須現在就去辦。”不由分說,只往海邊的那艘船過去,赤丹媚不知道齊寧為何突然會有如此反應,只見到齊寧身法輕盈,眨眼睛便登上那艘船,將赤丹媚遠遠甩在身后。

        等赤丹媚追上,那艘船已經立岸起航。

        “我要離開一陣子,你們等我回來!”齊寧聲音傳過來,赤丹媚俏臉滿是狐疑之sè,齊寧這般心急火燎要離開白云島,究竟要往何方去?

        .........

        夕陽西下,齊寧單人匹馬,來到封劍山莊山腳,抬頭望著籠罩在密林之中的山莊。

        封劍山莊曾經在西川顯赫一時,向百影將山莊送給陸商鶴之后,封劍山莊有段時間依然是賓客如潮,但自從陸商鶴遷離封劍山莊,搬到影鶴山莊之后,封劍山莊就變得冷清起來。

        當年封劍山莊選擇建造的地方就十分偏僻,遠離人煙,方圓二十里地都難見人跡。

        如今的封劍山莊,空無一人,早就荒廢,雖然如此,也無人敢打這里的主意,畢竟許多人都已經知道,封劍山莊曾經的少莊主向百影是丐幫上一任幫主,去年丐幫的青龍長老樓文師繼任幫主之位,向百影也已經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但余威猶在,沒有人敢打封劍山莊的主意。

        夜sè幽幽,天地一片昏暗。

        夜幕下的封劍山莊,宛若鬼屋,清冷至極。

        齊寧進到莊內,也感覺頗有些yīn森恐怖的氣息。

        他數次來到封劍山莊,每次的感覺都是不同。

        第一次是陪同向百影前來,也是第一次見到陸商鶴。

        第二次過來的時候,是為了營救向百影,卻與化身夙影夫人的地藏一起被困在地下密室,雖然時候知道那是地藏設計的圈套,但偶爾想起兩人孤男寡女被困的那短暫時光,內心深處卻也是泛起一絲漣漪。

        今次是第三次過來。

        以他如今的武道修為,普天之下,無有敵手,山川河流,也沒有他不能到達的地方。

        夜影婆娑,忽聽到一陣琴聲響起,靜夜之中,凄清蒼涼,似近若遠。

        齊寧眉頭一緊,順著琴音緩步而行,穿過兩道長廊,進到一處拱門里,院子中間有一座涼亭,涼亭屋檐掛著絹燈,廳中一人正在撫琴,齊寧走上前,距離涼亭不過五六步遠,停下腳步,看著涼亭那那道柔美的背影,呆立不動。

        背影柔美,姿態優雅,一陣風吹過,一股熟悉的幽香味道鉆入齊寧的鼻子里。

        琴音裊裊,許久之后,才戛然而止。

        那人沒有動,齊寧也沒有動,忽見到那人幽幽嘆道:“我等了你兩年,你終究還是來了,你終究還是沒有忘記這里!”

        幽月當空,聽到那熟悉的聲音,齊寧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