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武煉巔峰

    第四千九百九十章 我跟你拼了

        西軍軍府司前,副官這才吞了吞口水,有空回答剛才丁耀的問題。

        得知楊開與鐘良竟有這么一個賭約,再扭頭看看一旁燃起的大香,也是哭笑不得。

        這么一炷大香想要燒完的話,最起碼也是半個時辰,甚至更多,碧落關雖然不小,但只以此為界,楊開一個新晉七品縱然身負空間神通,也未必能逃脫鐘良的掌心。

        怪不得鐘良會答應這賭約,換做他們,恐怕也難以拒絕。

        不答應自然也是可以的,但楊開勢必心中不服,到時候又要生出波瀾,還不如趁此機會讓他死了這條心,以絕后患。

        不過方才動靜著實不小,此刻碧落關內人心浮動,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丁耀略一沉吟,立刻一道道命令傳達下去。

        很快,碧落關上浮起的人影紛紛落下,只做壁上觀。

        對關內將士來說,只要不是墨族入侵就不是什么大事。

        與此同時,碧落關西面某處,楊開倉皇而逃,空間法則幾乎催到極致,身形晃動之時,虛空中蕩出層層漣漪。

        然而無論他如何遁逃,一道氣機都能遙遙地將他鎖定。

        那自然是鐘良的氣機!

        不斬斷這氣機的話,縱他空間神通再如何精妙,也休想擺脫鐘良的追蹤,然而實力差距擺在這里,想要斬斷這一道氣機談何容易?楊開屢次出手,都沒能如愿,任他騰挪瞬移,身后鐘良如影相隨。

        楊開心知方才兩次偷襲把鐘良給惹惱了,軍團長這下是真的要教訓他不可。

        他心中暗暗發苦,但身影卻是愈發飄逸無蹤,瞬移之術本就是遁法之巔,世上遁法千千萬,沒有哪一種能與瞬移之術相提并論。

        一時間,碧落關東南西北四處,似隨時都可見楊開的身影,然而他絕不在某一處地方停留超過三息,只因身后鐘良如跗骨之蛆般擺脫不得。

        一追一逃間,時間流逝。

        西軍軍府司前,那一株大香已經燃了三成之多。

        丁耀等人終于動容!

        原本以為鐘良親自出手,拿下楊開應該不費什么事,但眼下看來,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們也都知道空間法則的精妙無雙,但直到此刻才真正意識到空間法則是多么的難纏。

        得虧這一炷大香比尋常的要耐燒一些,否則換做正常的燃香,恐怕時限早已經到了。

        縱然此刻楊開真的被擒住了,也是雖敗猶榮。

        另一邊,鐘良見久拿不下,也是心頭惱火,他本意速戰速決,熟料非但沒能如愿,反而耗費這么長時間,這一次賭約若是輸了,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驀然間,鐘良身形一頓,停在了半空中。

        察覺鐘良行動有異,楊開連忙閃身躲遠,但身上被鎖住的那一道氣機卻依然無法擺脫。

        他不知鐘良要干什么,但估計軍團長應該是要有什么大動作了,頓時心生警惕。

        果不其然,鐘良那邊很快傳來濃郁的天地偉力的波動,緊接著,一道漣漪般的波紋以鐘良所在為中心,轟然朝四周擴散,那漣漪擴散的速度不算快,但也不慢,漣漪所過,空間禁錮,封天鎖地。

        遠遠地,楊開看見這一幕,臉色大變,悲憤高呼:“軍團長你賴皮!”

        鐘良赫然是要將自身小乾坤鋪展落下,籠罩整個碧落關。

        楊開毫不懷疑他有這個能力,畢竟是八品巔峰,小乾坤一旦真的鋪展開來,籠罩住碧落關是完全沒問題的。

        真若如此,那整個碧落關的疆域都將處于他的小乾坤之中,而在這片疆域之內,鐘良便是主宰!到時候楊開必定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要成為砧板上的魚肉,任由宰割。

        這手段固然了得,但對賭約來說,確實有些耍賴,不過也由此可見,鐘良拿下楊開的決心。

        聽到楊開喊話,鐘良臉色不紅,只是哼哼冷笑一聲:“對敵之時無所不用其極,面對墨族你喊一個賴皮試試,看看人家會不會繞過你!”

        說話間,小乾坤的疆域覆蓋出去,楊開倉皇后退,然而既在碧落關中,又能躲到哪去。

        只能眼睜睜看著那漣漪蕩過己身所在,將自己籠罩了進去。

        楊開霎時間臉色鐵青。

        鐘良卻是哈哈大笑,閃身便來,背負著雙手老神在在地望著楊開:“你是主動認輸,還是本座出手拿你?先說好,主動認輸可免受皮肉之苦,若是本座出手拿你的話……本座如今心情激蕩,下手恐怕沒個輕重。”

        楊開頓時咬牙切齒:“身為軍團長竟然如此厚顏無恥,我跟你拼了!”

        這般說著,雙拳化作漫天拳影,朝鐘良轟去。

        鐘良面含微笑,楊開實力雖然不俗,但這樣的攻擊他還真沒放在眼中,倒是最初偷襲自己那一道日月神輪讓他看重,楊開真要施展出那一道秘術,他肯定會重視,但眼下這攻擊,不啻與他撓癢癢。

        “年輕人心高氣傲,不見棺材不掉淚,也罷,就讓你死心好了。”鐘良這般說著,手掌朝前伸手,手心一番之時,天地倒轉。

        然而下一瞬,他便臉色大變。

        只因在他看來沒什么威脅的攻擊,竟如一柄柄重錘,轟擊在心臟上,直把整個小乾坤都轟的震蕩不休。

        “嗯?……啊!”鐘良失聲驚呼之時,小乾坤的力量瞬間紊亂,一時間竟是心神不能自已。

        開天境武者在激斗之時,等閑不會將自己的小乾坤鋪展落下,因為對開天境來說,小乾坤是自身的根本,雖然鋪展落下,在小乾坤內作戰自身實力有極大的增強,但也極有可能會被敵人所趁,一旦小乾坤有所損壞,那可就萬劫不復了。

        唯有拼命的時候,開天境武者才會選擇這種方式。

        當初楊開在新大域中圍剿左權暉,最后一戰左權暉便鋪展落下了自己的小乾坤。

        鐘良也是被楊開逼的沒有辦法了,才兵行險著。

        不過他也有自己的考量,以自身小乾坤底蘊,楊開一個新晉七品無論如何都拿自己沒什么辦法,只要自己及時將他拿下,應該不會有什么危險。

        誰知楊開那邊看似普普通通的幾拳揮出,竟讓他的小乾坤震蕩不休,小乾坤受到震蕩,天地偉力自然就周轉不靈。

        原本懸停半空中的鐘良,一頭朝地面上栽去。

        雖然只是一瞬間,他便穩住了身形,同時急速收縮自身小乾坤,但若是強者過招的話,一瞬間的耽擱足以判生死了。

        眼前金星亂冒,一陣頭暈眼花,耳畔便還傳來楊開囂張的狂笑聲:“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鐘良的臉色頓時黑如鍋底,再抬眼望去,哪還有楊開的蹤影,就連從開始到現在一直遙遙鎖定他的那一絲氣機,都被他趁機斬斷了。

        壞了!

        鐘良心里一個咯噔,他之所以能一直追著楊開不放,就是依靠那一絲鎖住他的氣機,如今連這氣機都被斬斷,讓他去哪找楊開?

        扭頭朝西軍軍府司那邊望去,門前香爐里的大香已經燃過一半了。

        而香爐前,丁耀等人望著他的表情也是耐人尋味,讓鐘良臉色一紅。

        事實上直到此刻,他也想不明白,楊開到底是如何撼動自己的小乾坤的,那看似簡簡單單的幾拳,絕對沒有表面上那么簡單,應該是某種秘術,而且是直接針對小乾坤的秘術!

        他想的不錯,楊開確實有一種針對小乾坤的秘術。

        自當初參悟出打牛至今,這一道秘術屢建奇功,也給了楊開越階作戰的資本,只要與敵人糾纏的時間足夠長,他就能尋本溯源,以打牛秘術撼動對手的小乾坤。

        原本他是沒這個機會的,以他如今和鐘良的差距,是沒辦法在鐘良手上支撐太長時間,根本不足以催動打牛秘術。

        然而鐘良竟主動鋪展了自己的小乾坤,這對楊開來說,簡直是天賜良機,哪還有什么猶豫的,當即催動打牛秘術,果然將鐘良打的眼前金星直冒,趁機擺脫了他的追擊,甚至還有余力斬斷那一道氣機。

        如此一來,楊開便如龍如大海,虎歸山林,鐘良再想找到他就難了。

        少頃,碧落關內一陣雞飛狗跳。

        鐘良浩瀚如海般的神念掃過整個碧落關,卻都沒能發現楊開的蹤影,他更是跑到各軍駐地的驅墨艦上親自搜尋,以防楊開藏身其中。

        同樣一無所獲。

        再過片刻,碧落關內的一座座行宮秘寶都被他找了個遍。

        眼看著那大香越燃越少,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要燃盡,鐘良額頭不禁滲出了冷汗,這要是讓楊開贏了賭約,那這臉丟的可就大了。

        可是整個碧落關幾乎都被他翻了個底朝天,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依然沒找到楊開,這小子又能躲到哪去?

        除非楊開出關了!但如此一來,就等于主動認輸,楊開又豈會這么做?

        思索間,鐘良猛然想起了什么,目光朝一個方向望去。

        “這蠢貨終于開竅了!”西軍軍府司前,丁耀伸手扶額。

        之前鐘良小乾坤震蕩,心神不穩,楊開趁機逃脫,所以鐘良不知楊開去了何處,但丁耀等人卻是看的清清楚楚,不過他們也不好提醒,更不會提醒。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