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乾龍戰天

    第五一四章 松散了

        將近黎明時,沈云與余莽商量出來了一個大致的方案框架。

        這個時刻是妖族最為疲倦的時候。余莽又有傷在身,坐在竹桌邊,又一波倦意襲上來,眼神都變得迷離起來。

        沈云放下玉簡,笑道:“今天就到這里。你先去榻上躺會兒,養養精神。等天亮了,我們還要去周邊查訪呢。”

        余莽實在是太困了,沒有推辭,應了聲”是“,尾巴一甩,人已經到了榻上。

        順勢在榻上打了個滾,他嗡聲嗡氣的說道:”要論舒服,還得是床……“一句話沒有說遠,又一波更濃的倦意來襲。剛剛松開心弦的他,一頭栽進了那處黑甜里,呼呼大睡起來。

        沈云見狀,笑了笑,復又拿起玉簡,細讀起來。

        與妖族全面展開合作,是他近幾日才興起的念頭。這絕對是一盤大棋。所以,越是考慮得全面,越好。

        他與余莽擬出了一個框架,其實也就是一個整體的布局而已。太多的地方需要落實,他必須反復琢磨。

        沈云看了一會兒,外面傳來一通急促的腳步聲。旋即,門被敲響了。

        “劉師兄,起了嗎?”是田亮寶的聲音。

        沈云起身,直接長榻方向使了一記“乾坤袖”,將睡得天昏地暗的余莽收進袖袋里,這才快步走到門后,將門完全打開來,抱拳問道:“田舵主,早啊。什么事?”

        “劉師兄,早。”田亮寶抱拳還了一禮,答道,“出了緊急情況。”

        沈云聞言,讓到一旁,伸手請道:“田舵主,進屋細說罷。”

        田亮寶目不斜視的擺手道:“多謝劉師兄。只是我還有事,就在這里長話短說了罷。”

        “請。”沈云便沒有再堅持。

        田亮寶說道:“剛才,收到可靠情報,修士同盟軍禁海了。還有,各地的理事處也突然出動人馬,在主要路口設置臨時關卡。劉師兄是不是要改一下行程?”

        沈云心念一轉,問道:“知道他們為什么禁海,和設置臨時關卡嗎?”

        田亮寶搖頭:“這是落桑族那邊傳來的通報,提醒落桑族人盡量減少外出。沒有講具體的緣由。”頓了頓,又道,“我們的人還沒有傳消息過來。不過,落桑族人很少發這種警示性的”通報。我以為,如果不是很急著趕路的話,最好改一下行程,等這陣風過了之后再啟程。當然,如果行程確實不能耽擱的話,我們可以馬上想辦法。”

        沈云心事漸沉。落桑族人在東海這邊的消息有多靈通,由此可見一斑!

        好吧,他現在只是從仙山過來,往“家里”送信的劉師兄。

        “多謝田舵主相告。我知道了。”沈云佯裝略作猶豫,說道,“那就依田舵主的,我在這里再叨擾一兩天。”

        “劉師兄只管安心住下便是,莫與我們客氣。”田亮寶明顯的松了一口氣,從懷里掏出一枚半個巴掌大的黑木質地的圓牌來,”這是西礁鎮的狩獵令。鎮子里的落桑族人搞出來的。這些家伙霸道得很,將周邊的山林都封了起來。沒有這塊狩獵令,連林子都不許進。所以,林子里頭野味多得很。劉師兄若是覺得悶,去林子里散散心。“

        沈云正中下懷,大大方方的接了過來,再次道謝,拿在手里翻來覆去的看,發現正反兩面都是光滑的,故作驚訝問道:”上面沒有任何標記,也沒有靈力波動?”

        “用的是落桑族的手法。”田亮寶解說道,“每一處林子都有個入口,他們設有關卡。在關卡前,報上我們客棧的名號,再交上這枚令牌,才能入內。落桑族人精得很。令牌的制作手法都是獨門的。便是這樣,最初也被我們仿制了一些出來。于是,他們就將規定了每戶的狩獵次數,狩獵令則定為一次性的,且是一旬一換。過期不用,一律做廢。近來我們客棧里事多,沒空去狩獵,所以閑置了下來。三天后,它就要做廢了。劉師兄拿去用了正好。“

        ”原來如此。“沈云心道:確實是很符合落桑族人的行事風格。

        田亮寶離開后沒過多久,另外一名有些面善,卻完全沒有印象的年輕男子送了早飯過來。

        沈云一看就知道是落桑族的傳統吃食。

        吃住都是按著落桑族的來?他再也忍不住,跟那名年輕男子搭訕道:“師弟貴姓?”

        后者靦腆的笑道:“師兄不要客氣。小姓余。“

        聞言,沈云立刻知道為什么看著他面善了——眉眼與老余頭有一兩分象呢。以前在演武堂的時候,他曾聽老余頭說過,有機會的話,要回老家尋訪族人。看來,這是尋訪到了。

        于是,他試著問道:“余頭是師弟什么人?”

        余師弟驚訝的問道:“師兄知道我叔?”

        真的是余頭的侄子。沈云也很高興,笑道:“余頭的名頭那么響,只要去了本部,想不知道都難呢。不過,我沒聽說過余頭有侄兒。”

        余師弟答道:“我們是共一個老爺爺的。他們那房的人在老家沒人了。我叔便在族里選了我們幾個過來。在第三年頭上,我考進了聽風堂,后來就來了這里。”又笑嘻嘻的問道,“劉師兄這次是要回家里去嗎?能給我捎點東西回去給我叔嗎?”

        聞言,沈云的笑容淡了下來,看著他,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聲:“小兄弟,試探我呢?對不對?”

        余師弟愣了一下,連忙擺手:“沒有沒有,師兄莫要誤會。”

        “那你知不知道,這樣私自捎帶東西是違反堂里的規定的?”沈云挑眉問道。

        “師兄說什么呢?我怎么聽不懂?”余師弟看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經的說道,”師兄吃完了后,麻煩將碗筷放到外面的窗臺上。到時自有人來收走的。”說著,點了點頭,“師兄請慢用。”轉身便離開了。

        這副樣子一看就不是頭一回違規的了。沈云收回目光,不禁輕輕搖頭。

        一筆寫不出兩個余字。這是沒錯。但是,這不能成為放松的借口。有些弦是必須時時緊著的,不然就會出問題。

        比如說,才在這個點呆這么一會兒,他就能感覺出它的松散。問題也暴露出來不少。

        想到自己離開了差不多六年,他急著趕回本部的心思又淡了一些。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