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權傾南北

    第一七九四章 交給你了

    :,     滿臉血污的費也進利跪在李藎忱的面前,畏畏縮縮。

        旁邊的陸子才有些無奈:“啟稟陛下,臣未能抓獲宇文招,讓這小子跑掉了,只剩下這個宇文招身邊的跟屁蟲。”

        李藎忱笑道:“朕已經知道始末了,這不怪你。”

        宇文招這家伙終究還是有點兒頭腦,自己并沒有走在隊伍中間,而是讓費也進利護送自己的將旗在隊伍中,自己帶著幾名親衛換上普通的衣甲走在隊伍后面,漢軍一動,這家伙扭頭上馬逃之夭夭,只不過數萬軍隊就這么被他丟下了。

        正是因為看到宇文招逃跑,后方的北周軍隊匆匆潰退,也惹得前方的北周軍隊再無戰斗之心,大部分實際上都在漢軍沖下山坡的時候就舉手投降了,這個費也進利也在其中。

        李藎忱打量著費也進利,笑了笑,看向旁邊的人:“岳父,這位也算是尉遲迥的‘老部下’了,你看著處理吧。”

        費也進利打了一個哆嗦,抬起頭才發現李藎忱的身側還站著一個人,赫然便是尉遲順!

        而尉遲順的身后,還跟著尉遲勤和尉遲祐,這兩個年輕人早就已經咬牙切齒看著他。

        函谷關之戰,尉遲順并不是親歷者,但是尉遲勤和尉遲祐卻是,他們兩個可是眼睜睜的看著費也進利這個尉遲迥的老部下是怎么一步步背叛的,要不是費也進利率先崩潰,并且還根據李惠的說法一次又一次的阻攔宇文招出兵,恐怕函谷關之戰就算是北周軍隊最后還是會失敗也不至于敗得這么慘,以至于甚至都沒有和漢軍再戰之力。

        經過尉遲祐和尉遲勤的描述,尉遲家對于費也進利自然是沒有什么好感,甚至恨不得把他碎尸萬段。

        費也進利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結局不會好到哪里去,反倒是挺直腰桿,冷笑道:“你們尉遲家果然是大周的叛徒!”

        尉遲順冷哼一聲,自是不回答,和死人沒有什么好說的。

        尉遲勤忍不住呵斥道:“要不是拜你所賜,尉遲家何至于今日!”

        “尉遲迥呢,有本事讓那個老匹夫來見我,讓我看看他到底是怎么背叛大周的,讓我看看他的良心還在不在!”費也進利聲嘶力竭的大吼道。

        尉遲祐上前猛地踹了他一腳,本來就跪在地上的費也進利來不及躲避,直接撲倒,而尉遲順冷聲說道:“家父至今仍然還在洛陽城中堅守,以家父之忠烈,豈是你這種宵小之輩能夠理解的!”

        “忠烈,哈哈哈,忠烈!”費也進利的神情都變得扭曲,“好一個忠烈,好一個忠烈,忠烈到自己的一家老小都在敵人的陣營之中,這樣的忠烈誰人信之!”

        尉遲祐和尉遲勤一時間有些尷尬。

        這的確是讓尉遲家一直以來最尷尬的地方,尉遲迥還在城中,但是整個尉遲家除了還在北周后方的尉遲惇之外幾乎打包出現在漢軍的軍營之中了,尉遲迥是不是真的會對北周保持忠烈,的確是一個值得商榷的問題,偏偏沒有任何一支北周援軍能夠抵達洛陽城并且帶出來這城里的消息,所以現在北周朝中認為尉遲迥根本就是在和漢軍演一出好戲的聲音自然是甚囂塵上。

        費也進利的這些想法也同樣是代表著大多數人的想法。

        “要你多嘴!”尉遲祐想要上前狠狠的把費也進利揍一頓。

        尉遲順卻伸手攔住他,饒有興致打量著費也進利:“先留下他的性命,等到洛陽城破之后再說。”

        費也進利還想開口再罵,幾名親衛在得到尉遲順的默許之后給了他幾巴掌,頓時費也進利滿臉鮮血,不再說話。而尉遲順昂首嘆息一聲,留著費也進利,自然是要等城破之后交給爹爹處理,畢竟這家伙害的爹爹一直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只是······不知道那個時候爹爹是死是活?

        尉遲祐低聲說道:“阿兄,我們現在還需要做些什么?”

        尉遲順瞥了他一眼:“難道你打算繼續勸降爹爹?”

        尉遲祐頓時訕訕一笑,他是尉遲家最小的兒子,長兄如父,對于他來說尉遲順是有絕對威嚴的,連尉遲順都沒有做到的事情,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更不用妄想著能夠做到。

        越是現在面對眾多質疑,尉遲迥肯定就越是傾向于能夠證明自己。

        所以讓他放下兵刃投降,根本不可能。

        外面隆隆的炮聲無疑就在回答這個問題。

        “你們先去休息吧。”尉遲順低聲說道。

        尉遲祐和尉遲勤告退,而尉遲順看向屏風一側:“出來吧,你叔叔們都走了。”

        兩個小腦袋探了出來,正是尉遲貞和尉遲霖,尉遲貞不安的雙手絞動在一起,而尉遲霖忍不住問道:“阿爹,你是如何知道我和姊姊在屏風后面的?”

        尉遲順不由得擠出來一絲笑容,揉了揉他的小腦袋:“你們鬧出來那么大的聲音,就差直接把屏風推到了,某如何能不知道,你兩個叔叔肯定也都有所察覺,只是不想揭穿你們罷了。”

        尉遲霖點了點頭,而尉遲貞滿含歉意的說道:“阿叔,對不起,我們不是故意的······”

        “好了,你們是找某有什么事么?”

        “阿爹,大父,真的會死么?”尉遲霖咬著手指。

        尉遲順怔了一下,勉強笑道:“不會的,某和你的叔叔們會傾盡全力保你大父周全。”

        頓了一下,尉遲順接著說道:“這些天你就老老實實的在營寨之中待著,哪里都不許去,還有貞兒,不是讓你跟著淑儀么,怎么帶著這個小子亂跑。”

        “我錯了。”尉遲貞乖巧的說道。

        “去吧,某也累了,要休息一下。”尉遲順揉著太陽穴說道。

        他知道自己欺騙了這兩個孩子,想要保住尉遲迥幾乎是天方夜譚,就算是李藎忱不想殺他,尉遲迥不想自殺,想要殺他的漢軍將領們也比比皆是,李藎忱可以不考慮尉遲家的想法,但是不能不考慮所有漢軍將領們的想法。

        畢竟尉遲迥是敵人,其次才是尉遲家的家主,更何況從名義上來說現在也不是了。

        尉遲順微微瞇眼,看著尉遲貞的背影。

        這丫頭也長大了。

        

        1秒記住愛尚: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