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權傾南北

    第一八七四章 那就他吧

        “昨夜我軍已破風陵渡,周河北郡太守王隆投降。”鮑興拆開看了一下,“臣恭喜陛下。”

        “意料之中。”李藎忱微笑道。

        以石擊卵,這都打不碎的話,楊素和黃玩就可以不用回來了,直接投河自盡、以謝天下比較合適。

        鮑興也帶著笑容,雖然是在意料之中,但是畢竟是贏了。

        這樣大漢就算在河東站穩了腳跟,之后再往前進或者固守這個橋頭堡,都要輕松很多。

        “沒想到竟然讓太原王氏跑了個最快。”李藎忱看著捷報,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河東世家之中,他當然知道聞喜裴氏應該不會是跑的最快的,因為裴矩此人本來就是個標準的騎墻派,或者說投機者。但是他這個投機者現在仗著自己的本錢很大,并不著急下注,一直在觀望風向,所以聞喜裴氏絕對不會是第一個向大漢示好的人。

        相反,對于不少河東已經衰落的小世家來說,大漢入河東,自然而然等于給了他們一個抱大腿以求能夠重新崛起的機會,因此他們很有可能孤擲一注跑在前面,反正在北周的麾下也已經快混不下去了,還不如換一條大腿抱著,萬一大漢真的一統天下——從目前來看,別說萬一,實際上應該是必然,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那自己也算是從龍有功不是么。

        就算大漢一時半會兒拿不下河東,大不了家族的核心成員跟著漢軍先退回去,等到來年漢軍水師入大河,北周估計就已經沒有什么手段能夠擋得住大漢了。

        為了家族的復興,這些風險和代價,都不算大。

        之前李藎忱以為會是汾陰薛氏或者柳氏乃至于衛氏會走在前面,畢竟他們距離蒲坂和風陵渡更近一些,結果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一個出身太原王氏的王隆恰恰就在風陵渡,自然是便宜了他,不然的話晉陽可遠著呢,無論是跑腿還是獻殷勤,都輪不到太原王氏在前面。

        不過不管是誰,對李藎忱來說都一樣。

        那就他吧。

        李藎忱需要的實際上只是一個能夠制衡聞喜裴氏并且精通本地事務的狗腿子罷了,誰都一樣。有大漢的絕對武力在背后作為靠山,前面的不過是傀儡罷了。太原王氏也不是什么小家族,用起來也應該得心應手。

        鮑興微笑道:“太原王氏也已經消沉幾代人了,王隆如此積極,也在情理之中。”

        對于王隆來說,就算是明知道會被陛下利用作為,作為大漢穩定河東的一把刀,他也沒得選,更或者說他只能這么選。太原王氏可沒有后世他兒子秉持家政的時候那么風光,幾代消沉,到了王隆這里,一個太守,還是邊疆近乎有名無權的太守,已然是極限。

        太原王氏要是再沒有什么動作的話,估計到下一代人或者下下代人,就連本地的地頭蛇都算不上了。當然王隆此時并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會取得的成就。

        別說是當狗腿子和當刀了,就算是讓他王隆跑過來跪下喊“君父”,他也不是做不到。

        也就是太原王氏跑在了前面,換做其他家走到這個位置上,估計會比王隆狗腿子十倍。

        李藎忱點頭:“是不是好刀,用用就知道了。”

        鮑興急忙應是,他當然明白李藎忱的意思。王隆屁顛屁顛的迎上來,當然不能讓他閑著。

        失地未復,政令先行。大漢的政策具有相當的劃時代性,尤其是能夠極大地調動百姓的積極性,畢竟無論是法制還是分田,對于百姓們來說都等于一下子翻身了,他們頭頂上來自于世家、朝廷的層層壓迫自然灰飛煙滅,律法取代了人情和利益變成最大的約束,可是律法的框框架架都擺在那里,只要心里清楚、恪守法律,又怎么會迎來無妄之災?

        大漢的律法已然不比嚴苛的秦律,而是參考了先漢律法以及社會上得到廣泛認可的道德標準進行制定,另外李藎忱在其中加入了緩刑、勞動頂替等等更現代化的內容,更能夠體現律法的回旋余地,并不會讓人驟然間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尤其是在這四處需要勞力的大漢新社會,通過服勞役頂替自己一部分可以被寬恕的罪行,也不是什么壞事。

        因此大漢的律法在民間的認可程度還是很高的,尤其是律法限制了世家的發展,自然就等于讓活在世家陰影下的百姓終于看到了自己的出頭之日,對于這種新政更是擁戴。

        相同的,還有大漢廣泛鋪開建設的醫院、書院等等,有的是保證生命,有的則是提供進學之路,對于百姓們來說更是之前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

        這些政令的推行,自然能夠幫助大漢快速的收攏人心。

        有太原王氏出面收攏河東世家,又有這些政令收攏河東百姓,再加上漢軍摧枯拉朽之勢,一個冬天,河東怕就要直接易主了。

        這件事當然不能讓王隆這個剛剛投降的人去負責,朝廷還需要派遣吏員甚至還需要派遣六部侍郎前去攘助,畢竟身為河東巡撫的楊素到底還是軍方出身,吏治文教上的事情最好還是由文官來做,不然的話朝中文官們又要議論紛紛了。

        開疆拓土的事讓武將包了,民政也要由軍方出去的人包的話,那他們文官干什么,吃干飯?

        就算是李藎忱同意,文官們也不會同意。就算是文官們能夠接受,御史臺也不會同意,因為這也牽扯到了現在朝堂上的平衡,御史臺是不會允許陛下做出左右失衡的事情的。

        “太原王氏這么積極,朕也不能虧待了,加封王隆為河東巡撫主簿,另外問問他,是否愿意讓子嗣來洛陽求學。”李藎忱緊接著說道。

        鮑興不由得翻了翻白眼,陛下,你這是加封了不說,但是后半句怎么聽都像是讓人家送人質吧?不過河東穩定牽扯太大,就算是李藎忱不要求,王隆肯定也會這么做,不然的話朝廷如何能相信你?

        而李藎忱,除了出于這個目的之外,實際上也想見見王隆的兒子王通到底是什么人物。

        皇長子年紀也不小了,是時候為他再選擇一些可看造用的伙伴陪著他一起讀書努力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