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不會武功

    第三百四十三章 熊王飄了

        聽到項云竟然真的是風云書院的太上長老,虎王頓時心中一驚,再次拱手道!

        “久聞飛羽門遺跡中,一位名叫“項云”的少年英杰,擊敗了鬼門極陰老祖。

        想不到今日終于有緣一見,原來閣下竟然便是無名宗宗主,真是失敬了。”

        “哈哈……虎王抬舉了,不過是虛名而已。”

        這時候,項云又看向了紅衣女子,這位獸皇山蝎王。

        項云歉意的施禮道。

        “蝎王,剛才實在是逼不得已,項某這才出此下策,還望蝎王莫要見怪!”

        面對項云的真誠道歉,蝎王一雙星眸怒氣難消,顯然是還在對剛才的兩巴掌,懷恨在心。

        誰讓某些人剛才下手不輕,蝎王覺得,現在自己身上某處還在隱隱作疼,甚至都有些微微腫起了。

        “哼……!”

        蝎王一聲冷哼,狠狠瞪了項云一眼,沒有再作聲!

        “你……你就是項云?”

        這時候,剛才被轟飛出去的雄壯男子,此刻終于從碎石堆里鉆了出來。

        他卻是沒有任何惱怒之色,反而一臉驚詫的,望著虛空中的項云。

        項云看向男子,不由笑著拱手道。

        “這位兄臺,一定是獸皇山熊王吧!”

        “你認識我?”

        雄壯男子聞言,不由詫異道。

        “哈哈……在下在宗門內的這段時間,家師和師兄都曾對我提起過熊王,說熊王乃當世豪杰,今日一見,熊王果然是威武雄壯,器宇不凡!”

        一聽這話,原本還有些渾身酸痛的熊翻山,頓時就跟喝了蜜似得,從頭甜到了腳,舒暢的,簡直想要呻吟出聲!

        “哎喲……風老前輩和令狐兄竟然說我是當世豪杰,嘖嘖嘖……真是慧眼識熊呀!

        項云兄弟,不知風老前輩和令狐兄可還安好?”熊王直接就開始稱兄道弟起來。

        項云笑道。

        “師尊和師兄一切安好,還托我向各位獸皇山各位獸王問好。”

        “哎呀……風老前輩和令狐兄真是太客氣了!”

        熊王下意識的聽成,是對自己一人的問好,樂顛顛的說道。

        “項云兄弟,你是風老前輩的弟子,又是令狐兄的師弟,那就是俺老熊的兄弟,這獸皇山今后,你就當成自己家就行了。

        走走,我帶你去我的熊王殿喝酒去!”

        “老四,休得放肆!”

        這時候,虎王終于開口,打斷了熊王!

        “項宗主,你剛才說,來獸皇山是為了拜見我皇?”

        “不錯,項某此次前來,正是有一件東西,要交給獸皇閣下。”

        “這……”

        虎王露出一絲猶豫之色。

        “不知項宗主這件東西,可否讓我等轉交,此刻我皇……只怕不便接見宗主。”

        “嗯……?”

        項云聞言,卻是臉色一變,有些急切的問道。

        “她……獸皇大人怎么了?”

        此言一出,七位獸王不由詫異的望著項云,不明白這位項宗主,一聽到自己老大的事情,怎么感覺比他們還要著急。

        項云也是立刻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連忙解釋道。

        “在下要交給獸皇的這件東西,頗為重要,須得親手交給獸皇,還請幾位獸王能夠諒解。”

        虎王這才恍然,當下點頭道。

        “既然如此,那就請宗主稍待片刻,我這就去請示我皇,是否接見宗主。”

        項云聞言,連忙拱手致謝!

        “那就有勞虎王了!”

        當下,虎王化作一道流光,向著獸皇山后殿飛去,其余眾王就在原地陪同。

        熊王見到自己二哥走了,頓時又抖擻起了精神,大搖大擺的來到了項云身邊,摟著項云的肩膀說道!

        “咳咳……項云兄弟,虎子去跟老大通報去了,咱們就在這里稍等片刻。

        兄弟,我給你說呀,這獸皇山除了我們老大之外,老熊我全都吃得開,當初令狐兄弟,還托我罩著你嘞!”

        這熊王顯然是個能“侃大山”的主,吹起牛來,拉都拉不住!

        “項云兄弟,知道嗎,當初我和風老前輩相遇的時候,真可謂是英雄惜英雄,英雄敬英雄。

        我們大戰了三百回合,飛沙走石,天地變色,最終風老前輩神通驚人,勝了老熊我一籌,我們是相見恨晚,我對你師父他老人家可是敬重的很!

        還有令狐兄弟,他跟老熊我也是一見如故。

        不過,項云兄弟,你這一身神通,還是一點都不輸給令狐兄弟的,不愧是風老前輩的關門弟子呀。

        你說你,來之前怎么不知會一聲,老熊我也好下山去接你嘛!”

        項云有一句沒一句的,和熊王搭著話,聽著這家伙滿嘴跑火車。

        沒想到熊王越說越飄,最后還伸著個熊頭,望向一旁冷眼旁觀的蝎王。

        “對了,三姐,你是怎么遇到我兄弟的,這一路上,你沒欺負我兄弟吧?你別板著個臉嘛,多少賣老熊俺一點面……”

        熊王說道前面還好,一說到“欺負”兩個字,蝎王一張俏臉頓時森寒無比!

        “唰……!”

        眾人只見蝎王一條雪白的大長腿,在虛空中劃過一道幻影。

        下一刻,熊王龐大的身軀消失在原地……

        良久,眾人才聽到一聲巨響,獸皇山上,又有一座小山峰塌陷!

        一時間,在場的其余五王面面相覷,皆是噤若寒蟬!

        鶴王和狼王對望一眼,不禁打了個寒顫!

        狼王悄悄低語。

        “五哥,你說四哥這是咋了?”

        鶴王目不斜視,偷偷說道。

        “還能咋了,這頭蠢熊飄了,以為咱們三姐提不動刀了。”

        有了熊王的下場做警告,在場的幾大獸王,誰還不知道項云惹了蝎王,一時間,誰都不敢再找項云搭話了,氣氛變得沉寂無比。

        而就在此時,虛空中一道流光激射而來,虎王去而復返來到項云身前

        “項宗主,我皇有請!”

        項云聞言,雙目一亮,當即點頭道。

        “好,勞煩虎王帶路!”

        當下,虎王直接帶著項云,飛掠而起,朝著獸皇山大殿后殿飛掠而去。

        經過獸皇山大殿時,項云分明感受到一股隱秘能量,從自己身上一掃而過。

        項云以神念捕捉這股能量,竟是驚詫的發現,以自己的神念之力,竟然無法捕捉到這股能量的蹤跡。

        與此同時,項云還發現,獸皇山大殿四周,隱隱有驚人的禁制波動,饒是以項云的修為,都感到心中一陣莫名驚悸。

        這絕對是八級以上,甚至是九級陣法的波動,就是不知道,與之自己布置在無名宗周圍的周天星斗大陣相比,誰的威力更強!

        兩人從大殿一飛而過,在后殿一座造型古怪,通體漆黑,如同圓錐聳立一般的山峰前停了下來。

        項云嘗試著用神念滲透這座山峰,卻是發現,神念只能探入石壁寸許,就會被一股神秘的能量阻隔,無法感知到山峰內的情況。

        “項宗主,請吧。”

        虎王指著前方山腳下,一個半圓形的山洞入口,入口處有一層白光,如水銀瀉地,將山洞內外隔開。

        項云沒有猶豫,腳下一點,身形一個閃動,便出現在了洞口。

        與此同時,白色光幕緩緩停止流動,宛如珠簾翻卷而起,露出了一個僅容一人通過的入口。

        項云一步跨入洞口,下一刻,光幕閉合。

        項云身處在一條長長的通道當中,通道上方的石壁內,用各色珍貴的晶石鑲嵌,照亮了整條通道。

        項云沿著通道向前走去,一路上,他的目光在通道兩旁的壁畫之上,一一掃過。

        通道內的壁畫,雕刻著無數奇形怪狀的云獸,許多都是項云聞所未聞的異獸。

        一只形如巨牛,卻無角的巨獸,通體烏黑,只有一只腳支撐,口中竟然噴吐日月。

        還有狀如猛虎,長如山嶺,人面虎足,豬口牙,尾長如鞭,口噴赤火的怪獸……

        一路走過,項云至少看到了上萬種獸類,這些壁畫,畫面古樸蒼茫,給人一種原始磅礴之感,仿佛這就是一卷從上古流傳而下的畫卷!

        項云足足走了一炷香的時間,兩側的壁畫終于到了盡頭,眼前豁然開朗,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圓形廣場。

        廣場中央有一座祭壇聳立,一道熟悉的動人身影,此刻便盤坐在祭壇之上,背對著項云!

        再次見到這道曲線動人的背影,項云卻是沒有了以往的忌憚和驚懼,反而心中一陣激動,竟是有些欣喜。

        “你來了?”

        清冷動人的聲音傳來,女獸皇依舊紋絲不動。

        “嗯……答應你的事情,我不會忘記的,轉生丹已經煉制成功了。”

        項云說著,一揮衣袖,兩枚金丹向著女獸皇的方向激射而去!

        金丹在女獸皇身后三尺之遙,瞬間停滯,不見女獸皇有何動作,兩枚金丹便瞬間消失。

        “兩枚……?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無名宗,項宗主果然大氣。”

        項云一陣苦笑,這個世界上知道無名宗底細的人寥寥無幾,而女獸皇就是其中一個,這句話也不知道是夸贊還是挖苦。

        看著女獸皇清冷傲然的背影,項云略一沉吟,還是忍不住開口道。

        “你……最近過的還好吧?”

        “多謝項宗主關心,本皇一切安好,項宗主若是沒有其他事情,可以離開了,多出的一枚轉生丹,我會派人送等價的靈藥去無名宗的。”

        聽到女獸皇如此冷漠的言語,以及據他于千里之外的態度,項云不由心中莫名的有些難受,畢竟,對方是和自己發生了那層最親密關系的女人。

        沉默了片刻,項云望著女獸皇的背影,緩緩開口道。

        “我還想知道你的名字。”

        聞聽此言,女獸皇的嬌軀微不可查的一顫,沉吟良久,她終于是開口,漠然的說出了三個字。

        “莫離冰。”

        ……

        “莫離冰!”

        項云口中喃喃念誦著這三個字,這是他第一次知道了女獸皇的名字,當真如這女人的性格一般,冰冷孤傲!

        “項宗主,你可以走了!”女獸皇冰冷而絕然的說道。

        項云深吸了一口氣,望著這道絕美的背影,幽幽說道。

        “難道你真的能夠忘記,我們之間發生的一切?”

        此言一出,莫離冰先是一滯,旋即一股冰冷的氣息蔓延整個山洞,殺機森然!

        “放肆!”

        莫離冰身為獸皇山之主,威勢散發,頓時如滔天浪潮壓向項云!

        項云身形不動如山,雙目灼灼的望著女獸皇!

        “既然已經發生了,何必要故意逃避,我……可以對你負責!”

        “轟……!”

        一瞬間,女獸皇身上爆發出一股驚天氣勢!

        “你憑什么!”

        隨著一聲冰冷呵斥,女獸皇身形化作一道長虹,倏然席卷向項云!

        那驚人的氣勢浪潮,洶涌澎湃,竟是遠遠超過了星河武王的極限!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