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王者風暴

    第1690章 雙劍戰雙神

    零凝視片刻,感覺自己看透了周烈,可是對方每每出人意料,這才是最讓人感到恐怖的地方。

        證明什么?

        證明對方已經完全凌駕于你之上,想讓你看到多少就看到多少,多余的部分連一絲都看不去!

        周烈抬手取來東皇鐘,輕輕一拍鐘身催出億萬玄音在手中凝成一柄樸實無華鐵劍,表面上看平平無奇,實則內涵精粹,蘊藏時間和空間奧秘,仿佛整座大殿都到了劍尖兒上,隨時隨刻受到劍光清洗。

        此時此刻就算零再不想承認,卻也不得不接受事實,周烈已經遙遙領先自己,所以留給他的出手機會非常之少。

        “暗!”

        大殿上忽然黑得可怕。

        這是一種純粹的虛暗,不摻雜任何負面元素,然而越是這樣越需要提高謹慎。

        不等周烈移形換位,身體突然之間被四處滋生的虛暗穿透,他的身體一下子支離破碎,樣子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然而這不是真正的殺手锏,零在毫無預兆情況下驟然之間死去!

        死,是他的權柄所在,意味著非同一般狀態。

        周烈剛剛脫離虛暗影響,冷不防陷入永恒沉淪界面,可以稱這里為死亡空間,任何事物都在凋零沉默,四面八方無邊枯寂,站在這里一秒鐘與站在這里一千年沒有什么區別,都是死亡!

        零發了狠心渲染死亡,不用多,只要讓周烈死去零點一二秒,也就是一個剎那的時間,那樣他便奠定了勝利的基礎,可以將周烈封印起來,在所有方面進行壓制。

        這一刻,哪怕周烈對六維時空的解析達到了非常崇高的境界,卻仍然沒有辦法擺脫死亡威脅!

        從古至今無論出自哪個層次的人物?最終都難以對抗這個死字。

        死亡是凋零,是寂滅,是斷絕,是不在!

        六維時空的死亡稍有不同,他是一種能夠讓人生病的瘟疫,無論你多么強壯,很難進行豁免。

        周烈顯然也是不能的,腳下變得虛浮起來,一步跟著一步退后,面色看上去無比蒼白,生命似在遠去,氣息消失不見。

        “哈哈哈!”四面八方傳來笑聲。

        零在笑,由于他混合了一的身軀,所以變得張狂起來。

        這一刻他確實有理由張狂,周烈退了十步以后,已經跌落到沉淪界面。

        擁有赫赫戰功的魔君,竟如同木雕泥塑一般站在原地,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種狀態就是死亡。

        死了?

        不能說死,這個樣子更像封印,周烈隨時都有可能復活,然而在這個戰場上你失足一次也許永遠都爬不起來,其中的殘酷無法為外人道也。

        零化作夜梟撲了上去,他要將周烈的身形完全分解開來,這樣才能除去心頭大患,徹底奠定今日的勝利。

        就在這個緊要關頭,周烈手中鐵劍響起鐘聲,緊接著淡淡漣漪如同蓮花開放,讓人生出一種崇高圣潔之感。

        “不好!”零大驚,原來周烈這小子留了一手,怕自己誤入歧途反應不過來,所以設置了鬧鐘。

        只要周烈脫離枯寂死亡,這一招基本上就不好使了,關鍵時刻就得拼上一切。

        “轟隆隆……”零打碎身形,以本源神性為武器向著周圍輻射死亡。

        轉眼之間鐘聲被零壓制到最弱狀態,周烈的解封進度驟然停在膝蓋處,上半身和腦袋依然維持著“木雕泥塑”,其身影被大量暗沉覆蓋進去。

        眼看著周烈就要破碎,他牢牢握在手中的鐵劍突然爆發出無法形容的震動。

        “噗……”零好不容易掙得機會,卻因為這突如其來的震動功敗垂成,頃刻之間打亂了攻擊節奏。

        劍光隨即放大,強行逼開所有暗沉,等到零不得不撤離之時,看到景泉站在周烈身邊,手中拿著一柄灰撲撲木劍,目光銳利看了過來。

        周烈即刻恢復,莞爾一笑道:“胃不好,醫生建議我吃軟飯。”

        “大敵當前,少貧!”景泉嗔怒地看了周烈一眼,用手中之劍遙遙指向零。

        這時候,有一道偉岸身影落入大殿,正是秩序之神的主神尚。

        零怒氣沖沖的說:“就是因為你沒有攔住這個女人,讓我功敗垂成,可惡!”

        尚有三只眼,生得相貌堂堂,不怒自威道:“你距離功敗垂成還遠呢!景泉的劍和周烈的劍始終存在聯系,只要一方遇到危機就會產生共鳴,所以你面對的不是周烈一個人,而是雙劍合璧下的兩個人!今天這一戰非同小可,他們抱著必殺決心而來!你和我只有放開一切有形無形束縛聯手才能爭得勝算!”

        “哼!竟然被一個后生逼迫到這種境地。”零的發梢刷拉拉直響,全身上下死意更濃。

        尚凝神說道:“周烈!你現在退去我們還能相安無事,如果真的碰個魚死網破,對你對大家都沒有益處。”

        “前輩不要勸了!兼并乃大勢,如果在下不能如期融合你們兩家的長處,很快就會迎來一場難以抗衡的災難。”

        周烈十分鄭重的說:“今日對你們兩家動手實乃深思熟慮之后下定的決心,所以戰吧!無論結果如何,都要揮舞長劍戰斗下去,這便是我們的宿命!”

        零傲然道:“活到宇宙末日果然沒錯,能夠見到挑戰神的男人!周烈啊!你低估了魚死網破所要承擔的風險。”

        話音剛落,暗影旋轉而上,氣沖霄漢!

        “咔嚓……”周烈和景泉雙雙遭到凍結,與此同時死亡蔓延,好似藤蔓纏住他們,纏住他們手中的劍。

        尚動了!誰都沒有想到,他與零配合竟然如同行云流水般的順暢。

        周烈和景泉明明被定住,可是他們手中的質樸長劍似在說話,似在共鳴,瞬間化作雷電逼住尚的侵襲,將左右時空切割開來。

        正所謂造化鐘神秀,陰陽割昏曉,周烈和景泉如同攜手攬腕踏上泰山之巔,站在至高點逆轉陰陽,倒轉天地!

        雙劍合璧之威挫滅敵人一切銳氣,雙劍戰雙神,打得大殿轟轟亂顫,僵持了兩分鐘之久。

        兩分鐘一百二十秒不算短了,按照每秒鐘出手五次計算,雙方已經碰撞六百余次,打得真火直冒,怪嘯連連,各出殺招。

        周烈突然抬起一根手指,他的神情變得無比肅殺,隔著幾十米點向敵人。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