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舟行諸天

    第946章 逃過一劫

        卻說徐婷和吳曦站了三五十個回合,摸清了他刀路,將自己的仙都派劍法施展出來。吳曦那夜雖然偷看了她的劍法,但也只知道其星,不知其里。

        畢竟名門正宗的劍法,不但有心法,還有變招。

        若是被人瞧上一眼就能看出思路,那簡直是太可笑了。

        再加上今日徐婷一心殺死仇人,招招指向致命處,又加上左手的劍鞘也充作利器,頻頻點往要害穴位,一時間逼得吳曦處于守勢。

        吳曦暗自吃驚:到底她是哪家仇人,竟有這樣的武藝?一邊拆招,一邊問她:“你究竟是什么人,我什么時候得罪了你,要置我于死地?”

        徐婷從牙縫里一字一句的迸出:“你忘了你無恥的殺害徐家滿門嗎?”

        吳曦腦海里頓時閃出徐勇的身影,原來她是需用到的后人。當年我送他一家上西天,只有一個八歲的小丫頭片子僥幸脫逃,莫給眼前這個毛丫頭就是?

        吳曦略一分神,徐婷寶劍已經掃到他的咽喉前頭,要退身來不及了,只好將頭向后一仰,右臂早被劃上,“嗤”的一聲,衣袖略向下一墜,臂上有些發癢,想來是傷害了皮肉,吳曦不敢怠慢,振作精神,再次挺刀向前。

        李赤水已來觀陣,見到徐婷大占上風,不由得鼓掌喝彩。

        “好!把他割了一個大口子,他出血了。”

        又不斷吵吵嚷嚷的出主意:“扎他肚子!對,削他胳膊!使勁兒……”只因徐婷叮囑過他不要插手,他只好在一旁空著急。

        吳曦身經百戰,此刻并不慌張,右臂依然揮灑自如,他看出徐家那個丫頭力氣已經漸弱,又不愿和他兵刃相撞,他就以逸待勞,暫不進招,凡有劍來,他就推、擋、避、搪。徐婷求勝心切,此時已經不再避開對方兵器,牙根一咬,劍柄緊握,每次遞劍,都是“當”的一聲響。

        又戰了十幾個回合,吳曦覺得自己兵刃不對,偷機暗覷時,卻見刀鋒上都是小缺口,好端端一把寶刀,竟變成鋸子了!

        他早已經看見那兩個小叫花子已經把方赤龍、石孝都收拾了,此時寶刀又成這個模樣,也不敢戀戰,身形一變,改守為攻,又拿出吳三刀的蠻勁兒,“唰唰唰”,一刀緊似一刀。

        李赤水在一旁喊:“師父姐姐你別著急,這小子是想跑!”

        徐婷被迫連連后退,一步踩在低洼處,身子一歪,吳曦反應神速,立刻一招“力劈華山”,一刀劈下,徐婷無處躲閃,用劍一橫。但此時身體已經歪倒,沒有支撐得住,一下子坐在地上。

        吳曦寶刀二次舉起,就要劈下!李赤水大驚,看見地上一塊三角石頭,用手一指吳曦舉刀的手說:“給我打!”

        說時遲,那時快!吳曦正要一刀劈下,忽然腕上狠狠地中了一下,疼入骨髓,胳膊頓時一震,寶刀脫手,“當啷”一聲掉在地上。

        吳曦心驚,彎腰撿起寶刀,縱身上了高墻。徐婷造一個鯉魚打挺翻身站起,也將身子一弓,就要追上前去。

        不了力不從心,一縱身竟然又落了下來,徐婷寶劍入鞘,二次站起,一手攀住墻頭,爬了上去。

        待她墻上站起,看見吳曦在遠處屋脊上奔跑,三縱兩跳,已經不見了。

        徐婷片時呆立不動,接著抽劍出鞘,順勢想自己脖頸抹去。

        八年習武,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找到仇人,自己竟不是對手,徐婷又是羞愧,又是絕望,拔劍就要自刎。

        哪知道劍拉出鞘來,卻再也拉不動了,徐婷睜開眼睛看,就看見一只手握住了劍鋒。那只手干凈整齊,渾然不像個一個叫花子的手,而是像一個貴公子的手!

        伸手的自然是封舟。

        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站到高墻上來,他抓著劍鋒,徐婷自然不敢再動。

        封舟拿去寶劍,隨手一拋,“唰”的一聲,正入劍鞘。

        他隨即說到:“這一次你已經大戰上風,干嘛要心中痛苦?更何況那一招使出,若非吳曦躲得快,脖子只怕早漏氣了!況且他那把刀已經殘破不堪,再不能用,急切之間也未必尋到好刀,不必擔心。”

        兩句話說的徐婷死念全消,嘆了一口氣,睜大了眼睛看封舟額頭,封舟哈哈一笑:“區區小傷不足掛齒!我有良藥,藥到病除!”

        徐婷又拉起封舟抓過劍鋒的手來看,封舟道:“我是去年做了叫花子,手掌上的老硬皮自然多一些。你那個寶劍雖厲,但是也傷不到我!”

        李赤水在墻底下仰著頭叫道:“師父姐姐,你別信他的鬼話。他歪門邪道的招數多著呢,不知又弄了什么障眼法糊弄你,你要是心疼他,就上當了!”

        封舟聽了哈哈大笑,此時一眼瞥見墻下酣睡的兩個家丁,此時已經醒來,轉身逃走了。

        卻說三人回到家里,封舟道:“我看今天這事沒辦好,怕是要有變,我要防備則個!”

        李赤水道:“我回來路上悄悄看了,并沒有人跟在后頭。”

        封舟說道:“赤水兄弟,你最近大有長進,這心就細多了,窺探的時候太露痕跡,倒有些像鉆進典禮偷雞的模樣。”

        李赤水嘟囔:“你就沒一句好話說我?”

        封舟說道:“說你心細了,怎么不是好話?”

        李赤水道:“且不管你好話孬話,你倒說說,你為什么擔心?”

        封舟道:“你沒看見人群里混著大將軍趙九?”

        李赤水聽了,心中不由得歡喜:“這么說,他沒摔死!”

        封舟說活到:“這事只怕比摔死了還要麻煩!他見識了今日之事,必定要告訴利爪鷹,前次徐姑娘去武清侯府,已幾乎是滿城風雨。利爪鷹必定打聽到,他早就恨死了我,倘若為了謝私憤告到官府里去,只怕以后我們無法在通過官場手段啊了!而且我們無法容身啊!”

        李赤水說:“我趁他還沒有告到利爪鷹那里,去找大將軍,問他告不告訴,倘若他說要報告利爪鷹,我就把他摔死!”

        封舟聽了好笑。看徐婷卻神情黯然,心中則嘆了一口氣,口中卻道:“武清侯府,我倒是進出容易!”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