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這個修士很危險

    一百零七章 夯貨

        …………

        三日一晃而過,轉眼便到了點官的日子。

        一大早,許易便趕到了官部,憑著手中的散官符,他被侍者引到了一間軒闊的明廳,陽光正好,透過四面打開的軒窗,照得滿室堂皇,時不時還有茉莉花香隨風送入,許易坐在靠窗的位子,聞得很是舒服。

        不多時,明廳陸陸續續來了三十余人,皆在廳中落座,眾人中似乎相熟者不少,彼此交談,極為熱鬧。

        很快,便出現一個個小圈子,忽的,便聽一聲道,“沒戲沒戲,這回能直接當判官的,就只有侯武吉,和趙春申,其余的都是佐貳官,高階低官,不過好在最次的都是一處冥府的左右殿伯,也算不錯了。只是沒人獲得中樞的官職,頗為遺憾。”

        說話的是一位黃衣青年,氣質陰柔,氣場倒是頗為強大,才一到場,便吸附了七八人,組成了最大的圈子。

        “聽孔祥老兄的語氣,難不成連具體的名單都看過了。”

        說話的是黑衣中年,是另一個圈子的中心。

        孔祥嘿嘿一笑,不再應聲,他這故作矜持,反倒惹得眾人更是心癢難耐,追問不停。

        孔祥正得意間,忽然瞥見左側窗邊的許易,但見許易獨立窗邊,靜坐不語,仿佛超然外物。

        不知怎的,許易的這造型,就刺到了孔祥的痛點,便見他起身行到許易近前,盯著許易道,“這位兄臺倒是面生,卻不知姓甚名誰,是何出身,如何獲得的散官符。”

        許易微微一笑,“天機不可泄露!”

        孔祥怔了怔,忽的發出驚天笑聲,頓時滿室轟然。

        甄平說的不錯,能得到散官符的基本就是仙二代,年紀不大,但家族龐大,資源眾多,年紀輕輕,便走完了無數修士辛苦一生,也走不完的路。

        這幫人幾乎就是出生在別人終點上的人。

        眼前這幫二代,幾乎各個都有鬼仙修為,但心性上的鍛煉,遠遠不能和修為匹配。

        “我想想,我想想,你到底叫什么……”

        孔祥歪著頭,作沉思狀,忽的,一拍腦門兒,驚聲道,“我想起來了,你叫雷赤炎,妖族,出身于……”

        孔祥一報出許易資料,人群中頓起驚呼聲,顯然,單憑孔祥輕而易舉,道出雷赤炎的資料,便足以證明他的的確確是見過任免名單的。

        “……對了,我還記得你是散修,我就納悶兒了,既然是散修,你是怎么得到散官符的?”

        孔祥話音未落,人群又起轟然,這回不是轟動,而是轟笑了。

        轟笑聲中,許易八風不動,實則心中已不托底了,暗自揣測那三百香火珠,多半是打了水漂。

        “一場辛苦,卻是白忙,趁早走吧,散官轉實官已經不現實了,三年后再看吧。”

        荒魅傳出意念道。

        許易紋絲不動,不理會荒魅。

        “好小子,有股子煞氣,這冷氣嗖嗖的,心中怨念萬千,難不成還想跟孔某動粗?”

        孔祥盯著許易陰陰說道。

        他張狂慣了,但也非是一味惹是生非,他不過是被人起哄架秧子,弄得有些下不得臺了。

        但凡是許易說句服軟的話,他也就揭過了,偏偏許易一言不發,毛茸茸的胖臉上,一副睥睨豎子的模樣,真真叫人生氣。

        許易依舊不理會他,孔祥被僵得愣在當場,狠話是越說越升級。

        便在這時,一聲唱名響起,“夏司伯到。”

        眾人盡皆起身,唯獨許易安坐不動,好似石化掉了。

        眾人見禮罷,夏司伯盯著許易道,“你是何人,何以無禮。”

        許易道,“某來雷赤炎,持白色官符,和大人同品同濟,按地府大誥,同品不拜,同級不禮。”

        霎時,所有人心頭都冒出幾個詞來:混不吝,馬大哈,蠢貨,夯貨……

        地府大誥固然如此規定,但現實中,從來都是權大者為尊,何況,現在這事權就握在人家夏司伯手中,還敢愣著不行禮。

        孔祥瞬間釋然了,原來這人就是個極品二百五,和這人一般見識作甚。

        夏司伯擺擺手,“也罷,咱們閑話少敘,根據議事堂裁定,現頒布點官結果如下,侯武吉授左判府判官,趙春申授右判府判官,孔祥……”

        名單轉瞬宣讀完畢,三十余人中,足有十九人得到點官,其中自然無有許易。

        得授實缺的新任陰官們,同時起身,朝夏司伯拜謝,按照慣例,他們和夏司伯之前,已經有了半師之誼,形成了一種裙帶關系。

        夏司伯側身避過眾人行禮,說了幾句勉力的話,便待告辭。

        卻聽一聲道,“不公,此事大大不公,雷某怎能榜上無名。”

        夏司伯眉頭大皺,暗道,“這是哪里來的瘋漢,這樣的人也配得到散官符?”

        孔祥早就憋著勁兒,要許易好看,卻苦于沒有機會,絕沒想到,許易這么輕而易舉將機會送了過來。

        便聽他高聲道,“此獠猖狂,污蔑議事堂諸公,蔑視議事堂決議,合當按藐視陰庭之罪論處。”

        夏司伯眉頭皺了皺,盯了孔祥一眼,他雖不喜許易這種瘋漢,卻也不喜孔祥這種看熱鬧只恨事兒不大的。

        今天是點官的大日子,鬧出丑聞來,首先是他這個司伯臉上無光。

        他正待說話,許易先奔了出去,孔祥高聲道,“此獠想逃,勿要走了他。”

        話音未落,人已先追了出去。

        他才追到廳外,便見許易一揮手,兩道清氣射了出去,目標正是官部正廳衙門前的兩只銅兕頂心皮鍛成的焦雷重鼓。

        孔祥目瞪口呆中,兩團清氣擊中了兩只焦雷重鼓,頓時,天上好似炸響了巨雷,半個酆都城都能聽見。

        恐怖的鼓聲,瞬間驚動了整個官部,震動迅速波及到了十二殿前司,議事堂。

        追出來的夏司伯,和一眾散官好似齊齊被施了定身法,立在原地,動彈不得。

        直到雷聲消弭,夏司伯恨恨盯著氣鼓鼓的許易,寒聲道,“無知莽夫,汝不懼死否。”言罷,一揮袖,轉身去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