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必相逢

    第九十三章·私會

    :()www.dingdiansk.com,     皇帝沉默許久,整個宮殿輕得連一根針的落地聲都聽得一清二楚。

        良久,葉沁竹聽到了大笑聲。

        “好!”老皇帝合掌大笑,“好,不愧是葉相的女兒,講得倒是有理有據。”

        “去,和劉景說,讓他不必再查,回來復命便可。”他朝一邊的向黃門命令。

        小黃門得令,一溜煙兒跑沒了影。

        葉沁竹暗自松了口氣,在她起身的同時,她明顯感受到楊卿玨緊繃的身子也稍稍松弛了些許。

        楊卿玨……也在擔心自己被皇帝盯上嗎?葉沁竹心念一動。

        “來人啊。”皇帝下令,語氣平靜地仿佛在討論御膳房的手藝,“把這不知好歹的使者剁成肉泥,燉熟了給安國國君送去,再把兩個隨從的皮剝下來,掛在城門。”

        只有這個時候,葉沁竹才覺得皇帝像皇帝,無論多么殘忍的手法,從他嘴里說出,就都變得輕飄飄了。

        不一會兒,劉景不情不愿地回來。老皇帝見人員已到齊,隨口說了幾句安撫的話,便繼續開始了宴席。

        只不過這一次,菜涼了,酒薄了,在場的各位吃的沒滋沒味。

        顯然老皇帝也是如此,沒吃一會兒,便懶散地離了席。

        其余人見此,也便三三兩兩地散了。

        對于葉沁竹在宴會上出頭的行為,趙夫人和葉壑各執一詞。

        葉壑認為生女當如是,針砭時弊,敢作敢當。

        趙夫人卻差點甩了葉壑一臉袖子,劈頭蓋臉對著葉沁竹一陣臭罵。

        “天子一怒,伏尸千里!你知不知道如果皇帝不高興了,隨時能要你的命,也能要我們葉家滿門的命!”

        “竹子明白。”葉沁竹回話道,“但竹子認為,若一直把話憋在心里不說,那若報應真的來了,再說什么都不會有用了。”

        聽了葉沁竹的話,趙夫人長嘆一口氣,憐憫地看了葉沁竹一眼,不易察覺地搖了搖頭,上了車座,只留給葉沁竹一個說不清,道不明的背影。

        “大哥哥,我……”葉沁竹覺得有人在拉她的衣袖,剛轉頭打算對葉笙解釋些什么,卻看見葉笙含笑指著某個方向。

        滾金邊絳紫蛟服露出一角,占了葉沁竹滿眼。

        “我知道你為了什么。”葉笙伸出手,往葉沁竹的腦袋上揉了揉,“只是現在并不是你我討論的時候,有人正等著和你道謝。”

        葉沁竹慌亂避開葉笙的手,扶著自己好看的發型,匆匆應了一聲,急急忙忙朝著衣角露出的方向趕去。

        看著自己依舊天真的三妹妹,葉笙不自然地垂下頭,輕輕嘆息一聲,默然進入車座。

        自己的三妹妹,聰慧是聰慧,只是太過理想了。

        今天的天子,尤其是諫官說幾句話,就會懸崖勒馬的?

        若他是如此,添香樓也就不必存在,西南處的數十萬兵馬也不用時刻準備。

        葉沁竹拐著彎兒,追尋那紫衣的痕跡。

        那穿著紫衣的人似乎故意逗弄她,總在她與之相差幾步之遙時消失不見,幾秒后又在一個拐角處露出痕跡。

        少女的步搖在空氣中發出叮當的脆響,繡著仙鶴的繡鞋踩著宮中一塵不染的地板,最終踏出宮門,走進了宮外的塵土中。

        她一直追逐的少年坐在不遠處的馬車上,挑起簾櫳微笑向她招手。

        葉沁竹踩著步子走上了馬車,楊卿玨放下簾子,朝著那車夫招呼了聲。

        車夫似乎早就知道這位公子的目的地,干凈利落地應聲后一甩馬鞭,那馬兒便長嘶一聲,拉著車緩緩移動。

        葉沁竹理著自己出現皺褶的裙擺,突然看見楊卿玨提筆在一張紙上寫著什么。

        等停下筆,他把內容展現給葉沁竹看。

        “多謝。”

        葉沁竹輕嘆一聲,結果壓著紙張的木板,邊寫邊問道。

        “為何要攔著那使者?”

        你的出手,不會被任何人感激,甚至會連累你陷入危險之中。

        楊卿玨沒有停頓,當即以筆回應。

        “他只要出這個門,寧國殿內的內情就會立刻被安國知曉。”

        “使者出手時,殿內埋伏的兩名八星以上的護衛并未阻攔,說明這兩人不再誓死效忠皇帝,光憑這一點兒,安國就能確定他們的主要目標。”

        “太子?”

        “是,眼下太子雖然步步緊逼,但寧國暫時不能沒有他。”

        太子經歷數年沉淀,雖然還未控制較遠地區的兵馬,京城的十萬精兵、宮內的千名禁軍卻都被他掌握在手中。

        再加上他以自己為中心,將朝堂之上臣服于他的臣子編成一張蜘蛛網,太子的一舉一動都會帶來極深的影響。

        “在新的政權建立前,太子一死,天下大亂。”

        葉沁竹明白,現在的京城,不過是一個被架空的皇帝,一個雄心勃勃的繼承人,和一群企圖置身事外,卻無一不被卷入其中的人罷了。

        “到了。”她正待繼續寫,卻聽見馬車夫一聲吆喝,那馬車竟緩緩停了下來。

        楊卿玨從葉沁竹身后撩起簾子,示意她走下。

        葉沁竹剛從馬車上下來,就被眼前黑咕隆咚的景象驚訝住了。

        來之前,她聽說今日除夕夜,晚上的街道有燈會舉行,還以為楊卿玨會帶她去會場,結果卻來了這么個鬼地方。

        正當她一頭霧水,卻看見楊卿玨從衣袖里取出火車,點燃火把舉在身前,回身沖她一個微笑。

        “跟過來。”

        他向葉沁竹伸出手,葉沁竹傻傻地應了一聲,順手把手伸給她。

        楊卿玨沒有客氣,接住少女嫩滑的手掌,走上了一段臺階。

        他走在前面,手掌把葉沁竹本就偏小的小手包在手心。

        火光照亮周圍,葉沁竹左顧右盼,逐漸確定他們似乎走上了一堵城墻。

        “這是一座被廢置不用的舊城墻,雖然破敗了,可還是能供瞭望之用。”

        走上最后一階臺階,楊卿玨才向葉沁竹解釋,等到女孩在平地上站穩,他忽地熄滅了火折子。

        猝不及防地黑暗涌來,葉沁竹差點發出驚呼。

        但很快,她的驚呼聲轉為感嘆。

        站在舊城墻上,她能看見遠處如繁星般閃爍的七彩燈火,琉璃般的色彩點綴在橫欄上,在她的眼下勾勒出一幅美得難以言述的畫面。

        街道上熙熙攘攘,無數外出的人嬉笑打鬧,葉沁竹扶著城墻往外張望,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絲笑意。

        “這只是其中一處美景。”楊卿玨站在她身邊,黑夜模糊了他的面容。

        他伸出手,指向遠處的天邊。

        天暗沉沉的,最下處被雪照亮,隱隱泛白。

        葉沁竹歪著腦袋,想要去找出楊卿玨指的美景究竟是什么。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