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必相逢

    第九十四章·求娶

    :()www.dingdiansk.com,     那片被葉沁竹移開視線的地方,一男一女鬧得正歡。

        少女帶著面具,挑著花燈,明明已經十五歲的年紀,卻仍然不改玩性。

        “蘭妹妹,你可真是精力無限……”楊卿鄀手里拎著被葉沁蘭淘到的各種玩意兒,滿臉苦笑。

        葉沁蘭才不管對方心里多憋屈,興高采烈拿著一袋子的板栗,叼著其中一顆優哉游哉地閑逛。

        楊卿鄀內心無奈嘆息——果然女孩子一旦在街上停留過久,一定會發生什么可怕的事兒。

        當葉沁蘭捏著袖口,手里拿著幾對套圈,當著老板的面扔一個中一個后,楊卿鄀在無聲中崩潰了。

        本來隨便拿出個納石,把東西裝進去就算數,可葉沁蘭偏偏不干,硬是要自己拿著。

        結果,還不是被楊卿鄀搶了過去。

        “你陪我上半日,我陪你下半日,這叫有來有往。”憑能力,楊卿鄀自詡還是能把蘭妹妹忽悠過去。

        “楊卿鄀,放納石里去吧。”看著愁眉苦臉的男人,葉沁蘭終于沒忍住,捂著嘴咯咯笑出了聲。

        她手里拿著一個狐貍面具,狡黠的狐面遮住少女半張臉。

        另半面帶妝笑顏在暖光中模糊,溫柔了葉沁蘭以往的凌厲。

        楊卿鄀如獲大赦,手中的東西瞬間消失一空。

        “蘭妹妹此時心情甚好,在下,想申請拉個手。”他活動了一下自己快僵直的手指頭,可憐巴巴懇求。

        “不準。”葉沁蘭一甩下巴,轉身便想離去。

        “蘭妹妹,你抬頭看。”楊卿鄀適時叫住了她,示意她抬頭。

        煙花自地面冉冉升起,鼓著肚子沖到半空,炸成無數璀璨的花瓣。

        斑斕的顏色用空中劃過,光華迅速暗淡,等到達地面時,已經化作一團塵埃。

        五顏六色倒映在葉沁竹的雙眸中,黑發勾勒出面部白皙的輪廓,少女微仰著臉,不自覺張開嘴,發出無聲的驚嘆。

        “可惜了,早知道今天的煙花這么漂亮,當初就該纏著老七告訴我,最適合看煙花的地方是哪里。”楊卿鄀雙手抱肩,滿是無奈的表情,“可惜可惜,老七估計只會帶著他的姑娘去那個地方。”

        葉沁竹錯愕地轉過目光,卻沒能逃過楊卿玨在她左臉蜻蜓點水般的輕啄。

        又是一朵煙花綻放,照亮了這黑暗無比的舊城墻,照亮了葉沁竹滿頭的發簪步搖,照亮少年飄然的絳紫衣袍。

        她不自覺抬起手,撫上濕潤的肌膚,左手卻被抓住。

        電光火石之間,楊卿玨彎下身,在葉沁竹的右臉補充了一個親吻。

        比起剛才,這一個吻停留的時間要稍久,但依舊是轉瞬即逝的模樣。

        楊卿玨拉開了與葉沁竹的距離,安靜彎下腰,笑著看向如傻了般神情僵硬的葉沁竹。

        “竹子。”

        “啊?”

        “我心悅于你。”

        “哦。”沒回過神的葉沁竹沒頭沒腦地答了一句。

        “嗯?”回過了神的葉沁竹突然從地上跳了起來,一時間忘了該有的禮節,伸出一根手指指著楊卿玨,尖聲喊了句。

        “你再說一遍?”

        “幾遍也無妨。”楊卿玨伸出手,按下葉沁竹豎的筆直的食指,蜷成一個小拳頭。

        “從初見,到再遇。從苦了街,到墨欽院。我一直,都喜歡著竹子。”

        “若竹子不嫌棄我一身靈力盡失,與廢柴無異,這昭王妃的位置,只要竹子有意,我隨時候您大駕光臨。”

        葉沁竹只覺大腦轟的一聲,炸了。

        自從穿越以來,葉沁竹就幾乎沒有出現過大腦一片空白,完全想不到應對措施的情況。

        但自從楊卿玨表白的話一出口,她頓時成了十四歲前的那個傻子,飄飄蕩蕩于一團棉花中,找不到方向。

        滾燙的熱潮肆意在她的臉上鋪展,葉沁竹甚至連基本的呼吸都變得非常困難。

        煙花還沒消散,她還能看清楊卿玨的面孔。

        不論是笑容,還是本人的三魂七魄,都盡極了溫柔。

        這情,至真至誠,沒有半點虛假。

        狂風呼嘯而至,把葉沁竹再次走失的魂魄吹進了大腦。

        她忍不住一個哆嗦,總算從迷蒙之中清醒了過來。

        她伸出手,緩緩抱住自己的臂膀。努力吐出幾口暖氣,因為悸動而迷亂的眸子再次恢復了沉靜。

        她重新抬起頭,看向楊卿玨依然保持的微笑。

        盡管是微笑,卻因為看出了葉沁竹表情的變化而逐漸地黯淡。

        葉沁竹很容易就能意識到,她割舍不掉楊卿玨。

        她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偶然間想起那個笑得斯斯文文的少年,眉目如畫,錦繡如仙。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情感,她也不會永遠在第一時間想到楊卿玨的狀況。

        在得知正是因為楊卿玨打散自己的魂魄,才讓她癡傻十四年,前世的記憶也沒能舍去后。她也不會驚覺楊卿玨的不對勁,不管不顧沖去找他。

        楊卿玨看見葉沁竹幅度甚小地搖了搖頭,重新抬起頭。

        “我,不嫁。”

        那張笑容瞬時黯淡了些許。

        “我,現在不嫁。”葉沁竹重申。

        她咬著嘴唇,把楊卿玨所說的話在腦海中迅速過了一遍,隨即眸中一片清明。

        她不認為楊卿玨是個昏了頭的人,竟然選擇在這個時候納妃。

        明明自己還在被太子殿下虎視眈眈地盯著,卻在一起終身大事來,楊卿玨不可能如此愚蠢。

        既然如此,那也只可能別有所圖

        只不過,所圖為何?

        “為什么,是現在?”楊卿玨小聲問。

        他,不能理解葉沁竹。

        但葉沁竹理解了楊卿玨,像上次,像上上次。

        像上次他身體里靈力失控,他對她惡語相向。實際上卻是想在他死之后,一切孽緣歸于塵土。

        像上上次他為她除去所有靈獸,卻再問他是否可怕一樣。實際上卻是打心底害怕她遠離,那個無知無畏的紅衣小姑娘從他的生命中徹底消失。

        葉沁竹理解他,但這一次,卻沒能原諒他。

        為什么,不嫁?

        為什么,是現在?

        楊卿玨看著葉沁竹,想從那雙眸子里得出答案。

        若是葉沁竹成了昭王妃,一方面,病弱無力的昭王能打消老皇帝對葉沁竹的忌憚,另一方面,若是太子要下手,楊卿玨也能多留個心眼。

        盡管葉笙身為兄長,但兄長日日帶著小姐妹外出,難免惹人生疑,若是作為昭王的王妃,那王妃在一旁做陪也就名正言順。

        更何況,有自愿放棄一身靈力的趙令彰作為先例,葉沁竹主動舍棄靈師的身份也不是無人相信。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