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盜棺

    第05章 夜宿荒村

    小貝看到了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

    因為在他的腳邊,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有一塊還算新鮮的泥土。

    “快停車!楊趻!”小貝驚呼起來,臉上的驚慌之色越來越強。

    真該死的,怎么會這樣,明明是夢境中的東西,怎么會突然出現在眼前?他絕對記得清楚,這東西就是他在夢中見到過!

    剛剛驚醒怎么會忘記?!他急忙大聲招呼楊趻停車。

    小貝在心中默默叨念。

    “千萬別出現那可怕的事情,千萬不要。真該死,這夢境是怎么回事?怎么這么怪異?!”

    楊趻轉過頭來,但車子并沒有停下,問:“怎么了?”

    “快試試剎車!快點,我有不好的預感。剛才我做了一個夢,現在沒那么多時間跟你詳細解釋,趕緊試試。”小貝擦著額頭的汗,再次擰動車門。

    還好,車門還能打開,與夢境還是有些出入的,但愿是他猜錯了。

    “小貝,你那邊怎么了?”電話里陳思薇的聲音傳進小貝的耳朵。

    糟糕!一著急把這事忘了!

    小貝趕緊對著話筒喊:“快,叫人檢查你們的車,有沒有問題!我們可能被人動了手腳,有危險啊!”

    “停車,檢查一下看有沒有問題。”小貝聽到陳思薇在另一頭招呼,但一顆心還是懸著,但愿來得及。

    吱嘎——!

    一聲急促的剎車聲,楊趻踩下剎車把車停了下來。

    呼,還好沒有問題。

    “不過,我們的油箱似乎真的被人動了手腳……”還沒等小貝一口氣呼完,楊趻的聲音從車窗外面穿來。

    “怎么了?”小貝一邊拿著電話,一邊走下車,手里還拎著車座下的鐵扳手。

    “快沒有油了,這荒郊野外的,也沒有加油站,看來我們真麻煩了。”楊趻拿著手電往油箱處晃了一下,上面一個細微的小洞正一點點滲出汽油,刺鼻的氣味在空中彌漫。

    因為被破壞的地方被人又用紗布塞住了,所以剛才泄露的很緩慢,現在因為急促剎車,慣性的力量把紗布帶進了油箱,所以正在嘩嘩流淌。

    正在焦急之時,小貝抬頭往前看了一眼,卻更加驚恐。

    前面沒有燈光!

    沒有燈光說明陳思薇他們的車已經走遠,該死,怎么會這樣,不是叫他們停車檢查了嗎?

    “啊!!”小貝耳邊的話筒傳來一聲驚叫。

    “怎么了?”小貝趕緊大聲質問,聲音在夜色中不斷擴散出去,沒有回音。

    “剎車失靈了!我們正在往前不斷加速!不好前面的路被堵住了,山體坍塌!開車門,跳車!”陳思薇的聲音已經走調,聲嘶力竭的發號施令,可狀況明顯不是很好,都沒有時間與小貝過多交談。

    小貝一瞬間感到無力,噗通一聲坐到了地上。

    “他媽的!怎么會這樣!”小貝用力的錘了一下地面,砸出一個深坑來。

    葉老三也下了車,揉著眼睛問:“到底怎么了?現在說說,前面的人呢?”

    看起來葉老三現在也已經清醒不少,不過還是有些癔癥。

    “我們又被人暗算了,娘的,剛才我做夢不是驚醒了么,做的就是這個噩夢,我們的車子失靈全部滾下懸崖……”

    小貝知道現在著急也沒有用,只能坐在那里給楊趻葉老三二人講起自己的噩夢。

    “那也就是說,剛才你看到了那塊泥土就覺得不對,然后叫我停車?”楊趻搓著下巴問到。

    小貝點了點頭,看著葉老三。

    “這下麻煩了,現在到了哪里?我們沒有了汽油車子無法前進,只能步行到前面的村莊看看有沒有什么辦法了。”葉老三揉著額頭四處張望。

    “不可能了,剛才陳思薇他們已經遇到了麻煩,真正剎車失靈的是他們,前面額山體坍塌已經把去路封死了。”小貝無力的喘息著。

    還沒等話音落下,話筒里便是一聲爆炸,震得小貝耳邊一陣嗡鳴,過了好一陣子才恢復回來。

    前面隱約可見一蓬火光從黑暗中升騰,逐漸變成了一條毒龍,在黑夜中張牙舞爪。

    這下耳邊再也沒有了聲響,看來是前面的車子已經因撞擊而爆炸,電話也被炸爛了。

    手機從小貝手中滑落,叮叮當當的摔到了地上。

    楊趻望著前面,喃喃道:“現在怎么辦?”

    葉老三開啟了后備箱,把旅行包拿出來,然后披上一件棉大衣,一把拉起小貝:“還能怎么樣,往前走走看看吧,把槍放在身上,打開保險。”

    楊趻一把接過葉老三再次扔來的背包背在后面,翻出手槍打開保險,警惕的看了一眼周圍,但黑乎乎的一篇并沒有什么狀況。

    他掏出一支煙點燃,深深吸了一口,讓自己勉強鎮定下來。

    暗紅的小亮點在黑暗中格外丨陰森,仿佛在預示著災難的來臨,誰也無法抵抗,就猶如這微弱的火光,終究會被無盡的黑暗淹沒。

    忽明忽暗的火光照耀著小貝的臉龐,上面的汗水已經被凍成了白霜,掛在眉毛和鼻子上,看起來就像是走錯路甚是狼狽的圣誕老人,可這種情況誰也笑不起來,就連楊趻也只能大口大口的吸著煙。

    “走吧,別猶豫了。”葉老三開口,然后把槍拿在了手里,另一之后提著一個單肩背包,不知道里面裝了些什么,小貝見他當初很是謹慎的把這背包放到了后備箱最深處,好像很是重要。

    “嗯。”三人穿著剛換上的棉大衣,在黑夜中緩緩前行。

    周圍的風聲仿佛嘲笑,怪異的呼嘯著,從小貝的身邊飛速刮過,帶起一蓬荒草,沾了一身。

    冷風吹到臉上,凍得有些麻木。

    葉老三咬著一支煙,腳上也換掉了那破爛的拖鞋,穿上一雙保暖的登山靴。星滿天送給小貝的匕首已經在地宮的時候丟了,他也只好拿了手槍別在腰間,但手里還是僅僅握著那結實的鐵扳手,藏在衣袖,這讓他的手指更加僵硬。

    “或許我們開車來就是錯誤。”楊趻丟掉煙頭,狠狠踩上兩腳,拿著手電開始四處搜索,已經快要到陳思薇他們出事的地點了。

    半截炸毀的碎片就落在小貝的腳邊,不知道是哪里的零件,燃燒著火焰,燒的通紅。

    “但是如果不自己開車,這些武器怎么辦?我們不是去旅游,隨時可能都會有危險的。”葉老三皺著眉,任憑狂風吹打。

    忽然對面的樹林里閃出一絲光亮,楊趻趕忙崩起神經,把手電快速對準了那里。

    “小心點。”葉老三也把手槍握在手里,隨時都可能扣動扳機。

    “嗯。”小貝點了點頭,站在他身旁,找了塊山體上落下的大石頭擋住自己的身形,向前邁出一步,一抖袖口,扳手冰冷的一端展露出來。

    楊趻一手舉著槍,一手拿著手電筒,貓起腰,緩緩逼近。

    葉老三把頭轉向了更遠處,那已經撞得殘破的汽車翻在了樹旁,把整個樹干都燃了起來,火光越來越大。“等等,好像還有人活著。”葉老三拉住小貝的胳膊,然后用下巴點了點殘骸。

    那邊的草叢里什么都看不見,但卻有窸窣的摩擦聲在一停一頓的響著,在這陰森不平凡的夜里沙沙的哀鳴。

    突然,一個人形輪廓出現在了三人的視野之中!

    是誰?!

    葉老三大喝一聲快速舉起了手中上放下的槍。

    “別開槍!是自己人!”陳思薇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原來他們還活著,小貝心中松了一口氣,把扳手再次藏在袖口內。

    只見一個個人影從遠處的樹林里走了過來,楊趻拿手電筒一照,果然他們現在身上掛滿了傷痕,應該是跳車成功,那么身后的是?

    小貝心中暗叫不好,扭過頭去,卻發現草叢里已經沒有了動靜。

    陳思薇等人也似乎看出了什么,不再言語,靜靜的看著小貝往草叢里逼近。

    場面安靜的詭異,野外的草叢沒有人修剪,長得也要比城市里高上許多,大概有半人多高。小貝眨眼間就沒入其中,只露出半個身子在上面移動著。

    楊趻已經走到另一旁,陳思薇他們的車已經炸了個粉碎,殘破不堪。

    數了數,他們還有七八個人,應該是死了兩個。

    司機是必死無疑的,說不定已經燒成了灰,那外一人怎樣?是否還有奇跡發生?

    果然司機已經一身鮮血的倒在了駕駛座上,一臉的玻璃渣子,身體也缺少了半截,在黑夜的火焰中看起來格外嚇人。

    小貝已經回來,可惜是空手而歸,什么也沒有發現。

    但他們可以肯定的是剛才一定有人在那草叢里潛伏,不然不會有聲響。

    難道是田鼠之類的動物?

    “不是,是人的腳印。”小貝似乎看出了葉老三的疑問,開口說到。“有人跑了,但不是我們的一員。”

    “怎么會沒有可能?”楊趻突然轉過身,說:“這里只有司機一人,還有一個人不見了。”

    “那這么說剛才就是他潛伏在草叢里?他沒有受傷?”陳思薇有些驚慌,自己的隊友突然叛變成內鬼這肯定讓她吃驚。

    “不知道,可能受傷了,也可能無事,我沒有看到血跡。”小貝再次說到。

    他不動聲色的撿起背包,然后轉過身去,又轉了回來,臉色平靜,淡淡的說:“走吧,這里呆下去已經沒有意義,既然你們無事那就快點離開吧,這里不安全。”

    葉老三是格外贊同的,用力點了一下頭,然后跟著小貝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等等!你們去哪里啊?!是不是走反了?”楊趻收起槍在后面大聲呼喚著。

    很快陳思薇、楊趻、杜七他們也跟了上來。

    小貝往后看了一眼,道:“我記得那邊剛才好像路過一個小村莊,如果你們想在這里野炊就別來。”

    他和急速轉變的態度有點讓陳思薇轉不過來彎,難道是已經不信任自己等人了嗎?陳思薇內心忐忑的跟在后面,杜七仍是一手揣兜,另一只手戴著手套抗著一個大皮箱。

    楊趻的心中也是七上八下,不知道小貝在搞什么,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就趕緊跑著追了上去。

    小貝和葉老三在前面嘀咕著什么,隨機立刻停下,望向了前面,楊趻擦著臉上的汗,彎著腰埋怨道:“你們想累死我啊,就我的背包最沉。”

    倆人沒有理會他,仍是看著前面。

    果然,在前面看到了一小圈昏黃的燈火從黑暗中透了過來。

    找到村莊了,這下夜里不用露宿野外了。三人的臉色都帶上了欣喜,站在那里等待陳思薇等人跟來。

    “對不起。”陳思薇走在最后面對著小貝低聲說到。

    小貝扭過臉去,看著她精致的容顏,沒有說什么,然后繼續往前走。

    “我知道可能是我們這里出了問題……”

    “不用說了。”

    “可……”

    “我知道,問題不在你。”

    “真是對不起,連累你了。”

    “不用,是我。對方是沖我來的,而且早就設計好,所以你不用道歉。”

    “那你?”

    “我都知道,就這樣,我先去前面看看,你小心。”

    還沒等陳思薇明白小貝說的是什么意思,小貝已經走遠,留下她一個人在后面出神。

    他都知道?知道什么?

    陳思薇蹙著秀眉,百思不得其解。

    整個村子格外寂靜,一點聲息都沒有,唯獨那昏黃的燈火可以判斷出這里還是有人居住的。葉老三走到一家人門前輕輕叩門。

    “咚咚咚,咚咚咚。”可是里面似乎沒有回應,是睡熟了?沒有聽見嗎?葉老三再次加大手上的力度,咚咚咚的敲著大門,里面連人起來走動的聲音都沒有。

    整個村子大概有三百多戶人家,他只好放棄再去找了另一家叫門,但依舊是沒有人回應他。這一行人就站在門外,無論怎么叫門都沒有人來開。

    可里面亮著燈,不可能沒有人啊?猶豫再三,楊趻一腳揣向了其中一家的大門,葉老三沒有來得及攔住他,大門已是轟然倒地。

    “咳咳咳。”大門倒地砸起的灰塵讓葉老三一陣猛烈的咳嗽。

    等等,灰塵?葉老三把手抬起,看著那一手的灰塵呆住了。怎么會有這么大的灰塵?按理說應該經常打掃才對,可這里臟的不成樣子,唯獨東西擺放的甚是整齊。這里的人都很懶嗎?那擺放整齊的東西又怎么解釋?

    “快退回來!”葉老三一把拉過楊趻,不讓他再踏進屋子。

    他向里面再看了一眼,果然里面一個人也沒有,似乎已經荒廢了很久。

    小貝走到這里,也感到格外怪異,偌大一個村子,燃著燈火,可卻一個人都沒有,豈不是太奇怪了么?其他人也都撞開了大門,里面空蕩蕩的。

    這景象在夜里是如此驚悚。

    遠處傳來蟲子鳴叫的聲音,可算打破了這詭異的寂靜。小貝警惕的外里面張望,發現沒有什么危險,眾人這才走了進去,找地方坐下。

    小貝拍拍椅子上的塵土,最后無奈只能墊上一層報紙。

    “整個村子都空了,可為什么燈還亮著?人都去哪里了?這么多人不可能全部無聲無息的蒸發掉吧?就算進城也要留下一些吧?”楊趻翹著二郎腿再次點燃一支煙。

    “不會,這里的米缸和廚具上都覆滿了灰塵,說明已經很久沒人居住了。”這句話讓眾人一陣頭皮發麻。沒有人,燈火通明,還是在這山村之上。

    已經有人開始打冷顫,門外吹來一陣陰風,“呯”的帶上了大門。

    “我想起了一個鬼故事。說一個荒村里面也是沒有人居住,然后卻是在半夜可以看到東西自己飄動……”楊趻牙齒打著哆嗦,突然說到。

    “去你的,少在那講這些東西。”葉老三不滿的一腳把他踹飛,但腦門上的冷汗已然留下。

    無人荒村?小貝冷哼一聲,然后再次打開了大門。

    “你要干什么?這么冷的天你還開門?”楊趻跳了起來大聲問向小貝。

    “坐那吧。”葉老三再次把他拉回,看著小貝,說:“笨蛋,他這樣做是為了安全起見,不然有什么意外我們在屋內都不會知道。”

    “我們輪班守夜,看著點時間,我先和葉老三看著,你們休息,有事情我會第一時間叫醒你們。”小貝知道眾人因為開車現在已經很是疲憊,又發生了意外,怎么也不會舒服。

    當然他自己也不舒服,不過他們必須強迫自己,要保持一個充沛的體力與精神,才能脫險。

    這樣決定下來后,小貝與葉老三搬來兩張凳子坐到門口開始值班。

    冷風吹來,小貝裹緊了衣服,葉老三抽出一支煙遞給他。“也許是我們太緊張了,抽一支放松一下,說說你的看法。”

    小貝接過煙點燃,吸了一口,道:“我還是感覺很奇怪,剛才在草叢里躲藏的究竟是什么人?會是那個陷害我們的人嗎?”

    他又往里面看了一眼已經昏睡過去的眾人,這才吐出一片煙霧,繼續說到:“剛才我不是和你說了我在草叢里的發現么?”

    葉老三靠在門邊,看著沒有星月的天空,嘆了口氣。“你不會真的天真的認為幕后之人在知道你解決了他的手下從地宮出來就會放棄吧?”

    “當然不是。”小貝搖了搖頭,然后連著吸了好幾口煙,才喃喃道:“對方的目的是挑撥我們這一行人,分化我們的力量,然后逐個擊破?但根本沒有這個必要,他的實力要比我們強的不是一點半點。”

    原來小貝在草叢里并不是一無所獲,他看到了陳思薇等人車上的另一個人已經死了,那也就是說明,他們這支隊伍一個人也不少!還有其他人上了他們的車,做了手腳!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