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帝霸

    第3869章天才了不起呀?

        


        李七夜踏懸浮巖石而行,在眨眼之間便登上了懸浮道臺,整個過程是一氣呵成,隨心自由,完全是沒有任何難度,甚至可以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試想一下,在此之前,多少年輕天才、多少大教老祖,想登而不得,甚至是葬送了性命。


        


        然而,李七夜卻是如此的輕而易舉,就好像是沒有任何難度一樣,這的確是讓人看呆了。


        


        登上了懸浮道臺,本是坐在那里邊渡三刀和東蠻狂少立即站了起來,他們兩人目光一厲,瞬間都盯住了李七夜。


        


        雖然在剛才,邊渡三刀和東蠻狂少乃是神游太虛,參禪悟道,但是,他們對于外界依然是有所感知,所以,李七夜一登上懸浮道臺,他們立即站了起來,目光如刀,死死地盯著李七夜。


        


        在這個時候,整個場面的氣氛寂靜到了極點,邊渡三刀、東蠻狂少他們都盯著李七夜,就是對岸的所有修士強者也是盯著李七夜,都睜大眼睛看著眼前這一幕。


        


        大家都不由屏住呼吸,有人不由低聲喃喃地說道“要打起來了,這一次必定會有一戰了。”


        


        在這個時候,就是邊渡三刀、東蠻狂少,他們都摸了一下自己的長刀,那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毫無疑問,在這個時候,東蠻狂少和邊渡三刀是站在同一個陣營之上,對于他們來說,李七夜毫無疑問是一個外人。


        


        “李道友竟登上了道臺,可喜可賀。”邊渡三刀盯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說道“隨意走來而已,小事一樁。”


        


        李七夜這樣輕描淡寫的話,頓時讓對岸的修士強者面面相覷,各種神態都有,但是,邊渡三刀、東蠻狂少他們兩個人神態就不由為之一僵了。


        


        雖然說,他們兩個人也是登上了懸浮道臺,但是是費了九牛二虎的心血,而且也是損耗了大量的底蘊,這才能讓他們平安登上懸浮道臺的。


        


        現在李七夜只是說隨便走來,那豈不是打了他們一個耳光,這是等于一個巴掌扇在了他們的臉上,這讓他們是十分難堪。


        


        當然,在對岸的修士強者,有人依然認為李七夜太囂張了,也有很多人認為李七夜這么邪門的人,真的是無法以什么常識去衡量他。


        


        “好了,這里的事情結束了。”李七夜揮了揮手,淡淡地說道“時間已不多了。”


        


        “結不結束,不是你說了算。”東蠻狂少雙目一厲,盯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在這里,還輪不到你發號施令。”


        


        這也不怪東蠻狂少如此說,對于在場的所有人來說,對于邊渡三刀、東蠻狂少他們來說,在這里李七夜的確是沒有發號施令的資格,在場不說有他們這樣的絕世天才,更是有一位位大教老祖,試想一下,這些大人物,怎么可能會服從李七夜呢?


        


        比起東蠻狂少的咄咄逼人來,邊渡三刀倒算是沉得住氣,他盯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李道友,你意欲何為?”


        


        “意欲何為?”李七夜走向那塊烏金,淡淡地說道“帶走它而已。”


        


        “鐺——”的一聲響起,在李七夜走向那塊烏金的時候,頓時刀鳴聲響起,在這剎那之間,不論是邊渡三刀還是東蠻狂少,他們都一下子牢牢地握住了自己的長刀。


        


        在他們握住刀柄的剎那之間,他們長刀頓時一聲刀鳴,長刀跳動了一下,刀氣彌漫,在這瞬間,不論是邊渡三刀還是東蠻狂少,他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刀氣,都充滿了凌厲殺伐之意,那怕他們的長刀還沒有出鞘,但,刀中的殺意已經綻放了。


        


        所以,當邊渡三刀和東蠻狂少握住自己的長刀的剎那之間,對岸的所有人也都知道,東蠻狂少、邊渡三刀絕對不想讓李七夜得逞的,他們一定會向李七夜出手。


        


        畢竟,在此之前,邊渡三刀和東蠻狂少他們兩個人之間已經有了默契,他們已經達成了無聲的協議。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對于他們而言,無疑是一個外人,若是李七夜他這一個外人想分得一杯羹,那必定會成為邊渡三刀和東蠻狂少的敵人。


        


        “怎么,想要動手嗎?”李七夜停住腳步,看了一眼邊渡三刀和東蠻狂少,淡淡地笑了一下。


        


        東蠻狂少更直接,他冷冷地說道“若是你想試一下,我奉陪到底。”


        


        現在,對于邊渡三刀和東蠻狂少而言,他們把這塊烏金視為己物,任何人想染指,都是他們的敵人,他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


        


        “你不是我的對手。”面對東蠻狂少的挑釁,李七夜輕描淡寫地說了這么一句話。


        


        這話一說出來,頓時讓東蠻狂少臉色一變,目光如出鞘的神刀,犀利無比,殺伐凌厲,似乎能削肉斬骨。


        


        李七夜這話一出,對岸頓時一片嘩然,特別是來自于東蠻八國的修士強者,更是忍不住紛紛斥喝李七夜了。


        


        “無知小兒,你可知道,狂少乃是我們東蠻第一人也。”有東蠻八國的年輕天才,立即斥喝李七夜,說道“敢如此大言不慚,乃是自尋死路。”


        


        “狂少,不要饒過此子,敢如此口出狂言,出刀斬他。”東蠻八國的年輕人紛紛大叫,慫恿東蠻狂少出手。


        


        也有修士強者抱著看熱鬧的態度,笑吟吟地說道“有好戲看了,看誰笑到最后。”


        


        但,不少修士強者是唯恐天下不亂,對東蠻狂少喊話,說道“狂少,這等目中無人的狂妄之輩,何止是邈視你一人,乃是視我們東蠻無人也,一刀取他項上人頭。”


        


        “看著吧,絕對有意想不到的結果。”有來自于佛帝原的大人物也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笑容。


        


        事實上,對于很多修士強者來說,不論是來自于佛陀圣地還是來自于是正一教或者是東蠻八國,對于他們而言,誰勝誰負不是最重要的是,最重要的是,如果李七夜他們打起來了,那就有好戲看了,這絕對會讓大家大開眼界。


        


        特別是,現在李七夜和東蠻狂少、邊渡三刀他們三個人是僅有能登上懸浮道臺的,他們三個人也是僅有能得到烏金的人,這是多么招到其他人的嫉妒。


        


        試想一下,不論是東蠻狂少,還是邊渡三刀,又或者是李七夜,如果他們能從烏金中參悟出傳說中的道君無上大道,那是多么讓人羨慕嫉妒的事情。


        


        如果說,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邊渡三刀、東蠻狂少他們三個人為了爭奪寶物而大打出手,這是多少人樂意看到的事情,甚至有不少人在心里面希望,李七夜他們三個人相互殘殺,最后是同歸于盡。


        


        雖然說,對于在場的修士強者而言,他們登不上懸浮道臺,但,他們也一樣不希望有人得到這塊烏金。


        


        特別是像邊渡三刀、東蠻狂少他們,如果說,李七夜他們三個人都戰死在懸浮道臺之上,那更是天大的喜訊了。


        


        特別是對于年輕一代天才而言,如果邊渡三刀他們都戰死在這里,他們將會少了一個又一個強大的竟爭對手,這讓他們更有出頭的希望。


        


        所以,在這個時候,不論是崇拜東蠻狂少、站在東蠻狂少這一邊又或者是別有用心的修士強者,也都紛紛慫恿東蠻狂少動手,都紛紛斥喝李七夜。


        


        東蠻狂少頓時雙目厲凌,死死盯著李七夜,他大笑,說道“哈,哈,哈,好久沒聽過這樣的話了,好,好,好。”


        


        這也不難怪東蠻狂少如此狂傲,他的確是有這個實力,在東蠻八國的時候,年輕一代,他打敗八國無敵手,在當今南西皇,并肩于邊渡三刀、正一少師。


        


        擁有著如此強大無匹的實力,他足可以橫掃年輕一輩,就算是邊渡三刀、正一少師,他也依然能一戰,依然是信心十足。


        


        現在李七夜竟然敢說他不是對手,這能不讓他心里面冒起怒火嗎?


        


        就算是邊渡三刀、正一少師對他說這樣的話,他都會拔刀一戰,更何況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小輩呢。


        


        “那只是因為你遇到的對手都是上不了臺面。”李七夜輕描淡寫的說道。


        


        李七夜這話頓時把在場東蠻八國的所有人都得罪了,畢竟,在場不少年輕一輩的天才敗在了東蠻狂少的手中,甚至有老一輩敗在了東蠻狂少的手中。


        


        對于他們來說,敗在東蠻狂少手中,不算是丟人之事,也不算是恥辱,畢竟,東蠻狂少是東蠻八國第一人。


        


        但是,現在李七夜竟然敢說他們這些年輕天才、大教老祖上不了臺面,這怎么不讓他們勃然大怒呢?李七夜這話是在侮辱他們。


        


        “無知小兒,快來受死!”在這個時候,連東蠻八國老一輩的強者都忍不住對李七夜一聲怒喝。


        


        有年輕天才更是怒吼道“小子,就算狂少不取你狗命,本少也要斬你狗頭。”


        


        “不知死活的東西,敢大言不慚,如果他能活著出來,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他,讓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有東蠻八國的強者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一句話,把東蠻八國都得罪了,群情憤怒。


        


        

    本站域名變為  www.shygsh.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